Sevsh

 找回密码
 申请帐户
搜索
查看: 1|回复: 0

黑白色,遗忘以及潸然泪下 [复制链接]

名望
0
金币
14675
发表于 2019.1.13 10:16:03 AM |显示全部楼层


   
   
    黑白色,遗忘以及潸然泪下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逍遥游》
    1
    非典时代。
    美伊之战创造了一片所谓的和平的废墟,然后结束。
    我也在变幻无尽的年月里,过了又一个生日。
    传言说,我老了。
    2
    事实上,我只是疯了。所有的人都不相信我已经黑衣如夜,幻剑若雪。
    黑与白。永恒的颜色。
    但是我仍然遵守着这世纪的法律,在每天十二个小时的白天。谁也不知道晚间我的灵魂会朝着中华几千年的古典方向延伸,变得那么冷酷无情,仿佛是沧桑尽变。也许几百几千年之前,我是一个,永远蒙在一片黑色之下,没有人看到过我的样子,除了一双深邃的眼。那双眼看过了太多的哀求,太多的血,看过了太多的善恶,以及生离死别。我用几百几千年前的身躯和苍凉的剑芒游移于这个世纪的黑夜,非典与战争的世纪,虽然非典与战争并不是这个世纪唯一的主题。
    仿佛是一个精神严重分裂的病人。
    3
    白天。
    毛毛陪我逛街。人很少,很惶恐,脸上带着白色的口罩,很有些“万径人踪灭”的趋势。其实他们不知道,非典是一种散布于空气与微尘中的无法逃避的疾病,是一种无法曲折的命运。毛毛说这是宿命,我点点头,非典其实很仁慈,它至少会给每个不幸者一段不长的时间对所爱的人说再见。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毛毛已经退学了。
    他说,我读到高三的时候,实在熬不住了。现在我过的是我想过的生活。
    我问他为什么,他很坚定的说了四个字,因为愤怒。
    我不仅惘然,一个才高三的即便算半个文学青年的人会有多大的愤怒?多大的愤怒才能给他退学的足够勇气?我是不行的,我只是个很平凡很庸庸碌碌的人。虽然我也知道,文学毕竟不可能像考场作文那样,可以万古长青。
    可是毛毛说,我现在过得很好。如果你愿意出来帮我,那将会更好。
    我低下头看自己的脚,哦,愤怒。但我却说了一句我一辈子都不屑于说的话,直到现在我还疑惑那句话是不是我说的。我说,哦,对不起,我怕非典。
    4
    黑夜。
    我一袭黑衣,夜行,幻剑若雪。
    我越过一道高高的墙,前面是毛毛的家。
    今夜我要杀的人是毛毛,www.yyqyy.com因为他负了阿若。但我却记不起是谁要我杀他的了。
    我没有一点犹豫,用剑挑开门锁,潜入里屋。屋里没有一点异样,那是因为我是一个一流的。
    可是,我看见了什么?我要杀的人,毛毛,居然斜坐在床沿上,手里把玩着一把剑。月光照在他的脸上,他带着冷酷的笑意,那是我很熟悉的一种笑容。也许在一片黑色的掩饰下,我就是那样笑的。我略微迟疑了一下,把幻剑一抖,就跳了进去。他眼角挑起,举剑便朝我刺来。我荡开一19hu.com步,展开攻势。幻剑天然的雪色和皎洁的月光混为一体。剑尖挑起层层白光,裹住了他的身体。可是他身法矫捷,我的剑丝毫碰不到他的皮肤。但数招下来,他的衣服上已凝了一层薄薄的雪,散出淡淡的寒气。
    他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虽然冷酷,却有一种温暖的意味。我恍惚的想,难道我杀的这个人是不该杀的么,难道是我的意识错了么,他怎么会有和我那么相似的表情。恍惚中剑光便不自主的黯淡了些许。他敏捷的一翻手,连退两步,格住了我的幻剑,成了对峙之势。我一凛,正欲拆招,只听他发话了,用那种不附有任何感情的声音,他说,你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么。
    我移开幻剑,问,为什么。声音冰冷。
    他缓缓的说,因为愤怒。
    ......
    5
    白天。
    我推开门,看见戴着白色口罩的阿若站在门口。
    她进了屋,掏出白癜风的症状有哪些一条漂亮的项链,笑着说,毛毛送给我的,你看看,漂亮么。
    我接过项链,它亮晶晶的颜色晃痛了我的眼睛。我想起昨天,好像我带着幻剑去了毛毛的家,好像我杀了他,好像又没有。我怎么会遗忘了,这么快就遗忘了,一些细节。仿佛那些记忆从不曾属于过www.51kgwyw.com我。我把项链丢还给阿若,轻描淡写的说,漂亮。
    阿若丝毫没有发觉我的异样,她小心的把项链收好,然后用一种憧憬的语调说,多令人羡慕呵,非典时代的爱情。
    我说,呵,口罩与口罩的爱情。
    阿若愣了愣,突然问,你忘记了么,小年......
    我在记忆里刻意去搜索这个名字,可是只得出一句毫无关联的话:“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我脱口而出,小年,不是短寿命的意思么。
    阿若点点头,对啊,他已经死了。
    我突然觉得天旋地转......
    6
    黑夜。
    幻剑一闪,我想起了昨夜我第一次放走了猎物。一个本不允许放过任何一个猎物的性命。我已经开始停滞了么,我已经开始怜悯生命了么。我怎么对得起我的幻剑?
    我想起我平生杀过的第一个人,他叫小年。
    不知道是哪年哪月了,我走在街上,白衣如雪,手里握着的幻剑有明亮的光芒。纯净的颜色。
    一个面色微黑的女子带着几个身材高大的随从正面迎来。她看见我,停下脚步,抽出一柄剑,指着我说,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我没有一点儿表情。从小我就这么处事不惊,所以师父对我说过,幻剑若雪,是最适合你的利器。
    我只隐约记得,那天的日光很亮,周围的人群四散逃跑,整条街上只余下我与他们的影子,冷静而苍凉。
    这时身后有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我能感觉到他有一双清澈的眼睛。他说,呵,江湖恩怨。他便是小年。
    那个领头的女子一声冷笑,凭你也配管这事儿?她的命我是要定了。
    几个身材高大的随从朝我冲过来,但他们还没冲到我的面前就全倒下了,脸上带着很安详的表情。我知道那些打中他们的暗器都是从小年的衣袖里飞出来的。那是一种特殊的暗器,细如牛毛,却利如针。
    领头的女子愣了愣,说,拿出你的幻剑吧。她一抖剑,飞身欺过来。我也抽出幻剑,跃身划出一个雪圈。
    可是,我忘了,那个时候小年就站在我的身后。我变幻无尽的幻剑呵,他怎么能够及时躲开?
    他像一朵雪花一样将生命消散,白色的衣服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雪。我从来都不知道,师父从来都没告诉过我,幻剑会有如此大的威力,即使,只是无心之过。
    而那个领头的女子,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逃的比风还要快。可是我脑海里早已烙下了她的样子,她的样子就是今天的阿若的样子。
    误杀了小年之后,我对师父说,我要做一名,惊天动地的那一种,我要用所有该杀的人的血祭奠我孤单的灵魂。师父他微微地笑了,他说,好孩子,你的确配得上幻剑。
    可是如今,师父的脸已被我遗忘,他往日的教诲也模糊得像来自于很远很远的地方。也许我们每个人,不知不觉的遗忘,即便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些东西,只是因为我们的生命太短,负荷不了这么多。
    我想完这些的时候,天色已经微亮。
    7
    白天。
    毛毛来我家找我,带来了一个朋友。那个人有一双清关于外伤疤痕治疗方法的讲解澈的眼睛,他微微笑着对我说,非典让每个人变得胆怯。我点点头,说,但是非典终将过去,它终将被埋葬于时间的沙漠。身旁的毛毛皱了皱眉,说,怎么你们说的话像在吟诗呢。我简单地说,一见如故。
    那天我们三个人在一起说了很多的话,我们同样的害怕非典,却都忘记了戴口罩,也许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感情才是真正的感情。我们说到阿若,原来毛毛没有负阿若;我们说到小年,曾经在不久前的一场车祸中丧生的我们的朋友小年......这些话题都是被我遗忘过的,可是当时我却很流畅的说出卡泊三醇搽剂有什么功效来了,不知道是谁给我的直觉。那个有着一双清澈眼睛的人对我说,我以前认识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和你长的一模一样,她原本很单纯,后来有一次她不小心割破了自己的手指看见了殷红的血,从此她变得忧郁而冷漠。我突然有种久违的十分亲切的感觉,我头脑里反复出现着两个画面:一个白色身影像落花一般倒下,淌出的血漫着幽幽的寒气;一个长者形象的人朝我赞许的笑,他说,好孩子,你的确配得上......它们反复的出现着,清晰无比。这个时候我突然听见毛毛说,我许久没看见过你哭了。
    8
    黑夜。
    我依旧黑衣如夜,幻剑若雪。
    黑白色,一直是代表永恒的颜色。
    我突然想起我许久没看见过自己的眼泪了。
    我将幻剑握在手里,让它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让它在弧线的终点无声无息的刺进我的胸膛。
    我的衣服上凝了一层薄薄的雪,漫出的血附带有淡淡的寒气。我知道我的灵魂将无声无息地死去。这时候,我听见了师父的久违的声音,他说,好孩子呵,你的确配得上幻剑......我仿佛又一次看见了有很亮的日光的街上四散的人影,有一个清澈的声音反复念着“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我想起从前我流泪的样子,宁静的,没有一点多余的表情和声音......我感觉得到我生命正缓缓的消逝,感觉得到我正在遗忘着几百几千年前发生的一切一切,但也许,死亡的另一头便是自在和逍遥。
白癜风患者的饮食和心理情绪
    ......
    9
    外面阳光正好。
    我听见很多很愉悦的声音,他们都传达着同一条讯息:非典时代过去了。哦,它终究被我们战胜了呵,战胜了。
    而我,面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浑身上下的一派纯净的白色,潸然泪下。
    10
    传言说,我不会再老了。
    对与错,世事变幻中永恒的颜色。
    和平的时代,我们仍不免相遇或者错过。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2019.1.23 08:40 PM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