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sh

 找回密码
 申请帐户
搜索
查看: 0|回复: 0

芙蓉女贼 [复制链接]

名望
0
金币
14673
发表于 2019.1.13 09:28:31 AM |显示全部楼层


   
   
    芙蓉女贼
      
   
    当淡紫、洁白的丁香花迷醉了整个小镇人的时候,我敢说这是拥有这种花最多的北方小镇。一大丛一大丛的丁香树连成一片,远远看去,云蒸霞蔚,灿灿若锦。走到近前,那沁人心脾芬芳馥郁的香气会令你深深为之陶醉,哦,真香啊。我们的故事就是在这个小镇展开的。
      
    一个穿着藕合色上衣、浅绿色裤子、扎着长长马尾辫的姑娘从丁香丛中走出来,手里捧着一大捧紫的、白的丁香。姑娘那么年轻漂亮,又是这么出来,倘或不留意,仿佛是紫丁香仙子娉婷而来。嘿,好一幅人的画卷。
      
    这个姑娘把摘来的丁香花放在蓝色坤车前面的车筐,姿势优美的骑上车,缓缓向前骑走了。因为夏季天黑得晚,姑娘袅娜的背影也是那么好看。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人心还是比较纯朴的。所以那个时代的人们从脸上看,你是很少见到象现在人与人之间那种陌生、戒备的神色,www.yitengwang.com人们无论从外表和内心都会透露着一种自然的纯净与质朴,就象在你脑海中难以磨灭的流金岁月的老电影里演的那样。
      
    这个姑娘是卖猪肉的孙老二的侄女姜晓宁,按常理来说,她应该姓孙才是,可她随了母姓。她的弟弟随了父姓。这是她的父母曾经约定的。这很有趣,不是吗?
      
    姜小宁来到二叔家,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应声。那时还不象现在手机这么普遍,就连个人家的电话也尚未普及。姜小宁为自己白跑一趟感到有些遗憾,她无可奈何摇了摇头。又不甘心地从院门的缝隙里往里观瞧,好让自己彻底死了心。她可是受人之托,带着任务来的。院子里静悄悄地,窗前的花池里一大丛美人蕉,宽大的叶子翠绿翠绿的。姜小宁心想:二叔还挺喜欢养花的,伺弄得还挺好的。她见没有什么,泄气地想走,就在她打算收回目光离开门缝的一刹那,她发现屋里一只女人的手轻轻地拉严了窗帘。姜小宁大吃一惊,心砰砰狂跳起来。要知道她南宁西京白癜风医学研究院--全智能中微粒子热雾疗法——面部头部白斑克星二叔是个光棍汉啊,怎么屋里居然有了女人。难道二叔有了对象?没听说啊。咦,会不会是小偷啊?她胡思乱想有些糊涂了。怎么办?用不用喊人呢?二叔究竟在不在里面呢?也许他们在一起不想让人知道呢?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好得谨慎从事。
      
    正在姜小宁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一个人从后面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却是二叔。她一看,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急切切地说:“二叔,屋里。。。。。。好象有个女人。”二叔的表情微微抽搐一下,但随即轻描淡写地说:“哦,是吗?”看见二叔似乎并不在意,也没有要进去看个究竟的意思。聪明的姜小宁马上感到这里定有隐情,二叔并不急于去开门,只是面无表情对姜小宁说:“你找我有事吗?”“哦,我妈让我告诉你,她单位的同事生孩子,让你给她留六个猪爪。还有我家邻居让你给留一挂大肠。”姜小宁想起这次来的主要任务,立刻回答,她觉得很尴尬,自己应该离开了。“好,明天上午来取吧。”二叔不动声色说。姜小宁忙说:“二叔,那我回去了。”“嗯。”二叔淡淡地说。
      
    “哦,二叔。给你些丁香花,放屋里可好闻呢。”姜小宁临走前突然想起来,送给孙老二一大捧丁香花。孙老二接在手里,什么也没说。
      
    二叔对她们全家一直态度都是不咸不淡的,似乎他的脾气有些古怪。姜小宁一边往回骑车一边想着心事,觉得这里很蹊跷。不过,二叔虽然一直是个单身汉,而且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他的私生活别人也无权过问。姜小宁心想:原来二叔有了心上人啊,这可是好事。为什么不结婚呢?她胡思乱想了一阵,碰见了一个女同学,她轻巧地跳下了车,两人聊了一会儿,年轻的姑娘居然把这件事忘在脑后了。毕竟她只是个十八岁的姑娘,很多事情并不往心里去。
      
    孙老二见侄女走远了,这才开门进屋,并随手将门插上。那捧丁香花,他想想家里连个可插的瓶子都没有,只好放在外面的窗台上了。他进了屋,看见了这个谜一样的女人。
      
    “你刚才同谁讲话呢?”女人问,看不出什么表情。
      
    “我的侄女。”孙老二说。
      
    “哦,她看到我了吗?”女人接着问,似乎并不担心。
      
    “没有。”孙老二撒了个谎。
      
    “过了今晚,我也该走了。打搅你这么多日,也不好意思。”女人正色说。
      
    “你要去哪里呢?”孙老二急切地问。说完了他又觉得唐突,人家去哪里是人家的自由。
      
    “不知道。哪里也没有我的家。走到哪算哪吧。”女人幽幽地说。
      
    “那……你就别走了。”孙老二挽留她。
      
    “说说,那你想怎么样呢?我总不能住你这一辈子吧?”女人嫣然一笑,样子颇为动人。
      
    沉默半晌,孙老二说:“你和我一起过吧。我真的很喜欢你,你。。。。。比我们镇上的女人都好看。”
      
    “呵呵,你很会讨女人欢心啊。”那女人说,似乎最后这句话让她也很受白斑风是怎样出现的用,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夸呢?
      
    “我说的是真的。你知道我们这里不过是个小镇。你。。。。。。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比她们时髦洋气。”孙老二认真地说。
      
    “是啊是啊,呵呵。。。。。。。”女人似乎想起了往事,苦笑着叹了口气。
      
    “你知道我们。。。。。。”孙老二还想说什么。
      
    “算了。你说让我做你老婆?那我倒要好好想想。”女人打断了他的话,而且毫不顾忌地歪着脑袋打量他,那感觉象是在寻找什么。这使一向自认为胆子很大的孙老二反而觉得很心虚起来。
      
    “行。我知道你是见过世面的人,肯定看不上我,不过,我肯定会对你好的,再说,我们这里也挺安定,真的。”孙老二又说。
      
    “ 嗯,这你倒说对了。这里环境确实不错,我也很喜欢。”女人笑着说。
      
    “我。。。。。去做点饭。”孙老二说。
      
    “好啊。我正觉得饿呢。”女人说,俨然一副主人的样子。
      
    “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孙老二去做饭前丢下了这句话。
      
    女人面无表情愣在那里。
      
    (二)
      
    说来这事有些不可思议。昨天上午,孙老二在他的肉摊前卖肉。孙老二人是长得又黑又胖,小眼睛,个子也不高,但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还记得《水浒》里“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吗?孙老二的卖肉功夫虽比不上郑屠,可在这里也是赫赫有名的“孙一刀”了,一刀切下去肉的斤两是比较准称的。孙老二的肉摊前常常挤满了卖肉的人。说来也怪,市场卖肉的不止孙老二一个,可数他生意好。这让同行们颇为嫉妒这个貌不出众的光棍汉,不知道他到底哪里长了块爱人肉儿。
      
    孙老二在人堆里赫然发现一个奇怪的黑衣女人,就是我们前面说的在他家里的那个女人。这女人是个生面孔,但是长得挺俊俏,一双眼睛很有神采。孙老二的顾客大多是老主顾,这女人是从来没见过。而且,孙老二的眼睛很毒,他看出这女人不是来买肉的,因为她从来没去看肉摊上的肉一眼,而是把目光盯准了别人的衣袋。孙老二不由警觉,他断定,这女人绝非善茬子,十之八九是个女扒手。
      
    果然,当这个女人把手伸向一个老主顾的口袋时,孙老二眼疾手快,扒来人群一把攥住了那女人的手!孙老二的手跟铁钳似的,那女人明显吃痛,但却强自镇定,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众人都哗然,有些骚动。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dididapao.cc 那女人用低得再也不能低地声音对孙老二说:“我跟你走,我们找个地方。”
      
    孙老二这辈子除了接触过自己母亲,再没接触过其他女人。如今手里攥着个柔弱无骨温软的女人手,也跟触了电一般,女人的手真是不一样啊。听了女人的话,竟鬼使神差地众人说:“你们别急,我有点事儿,一会儿就回来。”人群中有人起哄:“孙老二,你攥人家姑娘手干嘛?大白天的,想姑娘想疯了?”众人跟着笑了起来。孙老二的脸涨得通红。
      
    被他紧攥住的女人听了却柳眉一挑,杏眼一瞪,反唇相讥:“笑什么笑?知道我们俩的关系么?就知道傻笑。”说着眼光冷冷扫过众人,见众人停止了笑声,才又温柔地对孙老二说:“走吧,我们回家去。”那情形倒象是做妻子对自己丈夫说话。
      
    而孙老二这时也恢复了常态,满面春风对大伙儿说:“抱歉啊,我有点事儿。今天不卖wmeishi.com肉了,大家多耽待。”
      
    众目睽睽之下,两人竟如一对情侣般手牵手走了,其实,孙老儿的老虎钳般的手并没有放松,那女人被攥得纤手火辣辣地疼,细汗已经从乌云般的鬓发中渗出,但她依然是面不改色,平静如水。孙老二暗暗佩服这女子的大胆。
      
    孙老二觉得自己和那个女人在这镇上哪里出现都不妥当,只好带那女人回了自己家,关上了门。那女子娇俏地说,还不放手么?你把我的手都要弄折了。
      
    孙老二一听,这才讪讪地送了手。女子环顾一下四周,打量了这个家,随后说,这里怎么没有女人味儿啊?
      
    孙老二反而不好意思,只说我是个单身汉。
      
    哦?那女子吃了一惊,饶有兴趣看了孙老二一眼,随后轻佻一笑,讥讽道,没女人的日子你怎么过呢?我说你干嘛紧攥着我不放呢。
      
    孙老二一听紫涨了脸,结结巴巴说,我……不是那样,你……是个小偷。
      
    得得,别说得那么难听。什么小偷贼的,这称呼你爱送谁送谁去。反正大家都看到了,你一个光棍,青天白日地拉了一个漂亮女人回家,孤男寡女的还能做什么事呢?你让大伙发挥想象力去吧。那女子冷笑着说。
      
    孙老二一听,傻了眼了,心想自己怎么犯这么个错误呢,他回忆刚才的一幕,越发觉得自己是跳黄河也洗不清了。自己干嘛把这女人领家来,还在大家眼皮底下,自己应该把她扭送派出所才对,那才是一个公民见义勇为的义务呢。这……这一会儿他说这女人是个贼,谁还会信他啊?这回,轮到孙老二开始冒汗了。
      
    那女人得意洋洋地看了孙老二一眼,说,我观察评论:“吸血鬼饮料”是误导营销累了睏了,借贵宝地休息一会儿。反正我一无所有,你啊,好好想想,把紫癜问题相关介绍我怎么办?我也懒得跑,你想着给我弄点吃的,我不挑。唉,三天三夜没合眼了,我也真该好好睡一觉了。说完,打了个哈欠,一头歪倒在孙老二的床上,睡了。
      
    孙老二怔怔地站在那,傻了。看那女子睡了,孙老二也无法,怕她着凉,只得将床上的被子拉过来,给她盖了,转身出了屋。
      
    孙老二出门买了几个烧饼,一碗豆腐脑回来,那女子还在床上呼呼大睡,很香甜。孙老二心想,你吃饱了,愿意走就走吧,就当我没抓过你。
      
    孙老二拿了两个烧饼边走边吃着又回到肉铺接着卖肉。旁边卖菜的董三见他来了笑着说:“二哥,艳福不浅哪,在哪儿掏上的?”又压低着声音说:“你上城里逛窑子去了?那娘们一看就是个窑姐儿。准没错!这样女人大方着呢。”接着他又捏着嗓子,扭动腰肢大声模仿那女人的话:“笑什么笑?知道我俩啥关系么?就知道笑。”他学得还蛮象那么回事儿,逗得左右几个人乐得前仰后合。董三学着还不算,故意眨眨眼睛问卖鱼的栾五:“知道我俩啥关系么?”“男女关系呗!”栾五也大着嗓门附和了一句,手里还捏着一条刚断气的鲤鱼。旁边的几个人笑得更欢了。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2019.1.23 08:33 PM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