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sh

 找回密码
 申请帐户
搜索
查看: 0|回复: 0

幻梦(故事)(一) [复制链接]

名望
0
金币
11820
发表于 2019.1.13 08:54:51 AM |显示全部楼层


   
   
    幻梦(故事)(一)
      
   
      
       这是一个梦幻,说真也幻,说实也虚。故事的人物,是生活中、街市中千千万万个人物中既普通又平凡的个体,他们所经历的没有轰轰烈烈的撼天震地的事。他们有着稍不同于别人的轨道,他们只希望让自己的人生不落遗憾……
       一辆奥迪开了过来,停在一个普通的、老式的两层楼房前。车门开了,弯腰出来的是瘦高的阿畴。他一走出来就挺直腰杆向前走,到门楼前摁了摁门铃。浅儿飞似的从二楼飘下来。打开门,一头钻进阿畴的怀里,柔绵的像只可爱的小兔。只见阿畴会心的轻轻的拥了她一下便挪开步子,径直走向客厅,坐在长沙发yy.g9.cn上。一边示意浅儿上楼换衣服,一边用手指着表。浅儿浅浅一笑,颔首转身,不到十分钟,便“光彩照人”端庄的来到阿畴的面前。
    出门,上车。浅儿习惯的坐在阿畴的身旁,而阿畴却要浅儿坐到后面去,说是要引发白癜风的因素是社会关注的问题去一个地方,还要接一个老女人   半路,车子接了另一个女人,那是个五十开外,穿戴整洁、行动利索、面容严肃的女人,给人一种威严不可冒犯之感。她上车后一言不发,车子就这么沉寂的朝前开着。浅儿在后座也正儿八经坐着,似乎与前面两人毫无相干。
    阿畴不动声色暗笑一下,心里直夸浅儿聪明、善解人意。
    车子一直在颠簸的路上行进。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了下来。浅儿往窗外一看,好像是在郊外,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浓绿的海洋,周围环绕着高大的乔木,高低的树木俯仰生姿、相互映衬,这里的树木像是有意栽种一样,这里让人感到幽深莫测。
    几个人全都下车,浅儿发现在这绿荫里有一个大院。就掩映在一片藤蔓之中。阿畴走在前面,老女人在中,浅儿在后鱼贯似的进了院子。进去后,老女人自顾自往西边走,那边是一排长长的平房,她走到其中的一间停一停,稍候一会就进去。阿畴也快步跟进去,他好像全都忘却身后有个浅儿。浅儿一进院子就停住脚步,她不知自己该做什么,但清楚不能跟着他们,便留在这宽敞无人的院子,看门边那棵高过人头的小桃树,入神的看着,仿佛要把那上面几颗小桃儿全数下来一样。
    仿佛一支烟的工夫,阿畴出来了,依然不声不吭,那老女人却没有出现。
    阿畴走到浅儿旁,悄声对浅儿说“跟我来”,便带着浅儿向东面穿过一条狭长的廊道,来到一个小院子偏后的小厅。这儿只有一阵一阵夏虫的鸣叫,也是空寂无人,阿畴猛地把浅儿拥紧入怀,迅速在她嘴上亲一口就放开她。浅儿还来不及回应,感到一股劲猛的风掠过,唇上热辣辣的,酥软的、火热的气息在肌肤滚动着,闪电式传递到dada8.cc身上每一个细胞……骤时,她的思索,她的血液凝住一样。
  maodu.rst360.cn  一会儿,她回过神,面前的阿畴又不见了,浅儿有点飘飘然,就像是在幻觉中,在云里、雾里。可浅儿的唇上分明还有阿畴留下的湿湿的印记,浅儿双颊仍在发热发红。
    不知什么时候,老女人站在不远处,正用审慎的眼光揣摩着她。浅儿放含有黑色素的食品有哪些呢下捂脸双手,把它们交叉放到胸前,平静的迎着老女人的目光。
    阿畴不知从何处走来了,把她们带回车中。车里还是来时的格局。老女人依然无声无息,浅儿仍旧静坐在后面,阿畴把着方向盘,车子在崎岖的路上行走。
    老女人在半道下了车,仍是静悄悄的离开。阿畴不解释,浅儿也没问。
    阿畴让浅儿重新坐到前白癫风与汉斑的区别是什么座来,此时此刻,浅儿才放松那僵硬的身躯,歪倒在阿畴的胸前。
    车速明显慢了,阿畴低下头,温柔的吻了吻浅儿的发际,在那上面轻轻的抚慰着,情深意长似说:“难为你了,浅儿,浅儿……”。
    就这样,来匆匆,去也匆匆,似风似雾,浅儿觉得如幻如梦。
    阿畴就是这样的特点,他同浅儿在一起要的就是这轻松、简单,浅儿从不向他索要什么,他也从未向浅儿许诺什么。
    李峰的白癜风康复案例浅儿在梦中欢悦、痛苦,在梦中期盼、等待……
    04.05.15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2019.1.20 12:03 PM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