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sh

 找回密码
 申请帐户
搜索
查看: 0|回复: 0

那年、那月、那天 [复制链接]

名望
0
金币
11822
发表于 2019.1.13 08:02:38 AM |显示全部楼层


   
   
    那年、那月、那天
      
   
    今天是关系三千万生意成败的一个重要的宴会,对方有几个重要的领导要参加,柯志伟选了山城很有名气的一个四星级饭店,专门与订了那间临江的豪华大包房海纳百川,同时可以容纳二十多人进餐、娱乐和饮茶。
    这不身为百川科技贸易公司的总经理的柯志伟才五点半就来到了金壁辉煌的饭店,挪动着发福的身体,像鱼一样穿行于大楼里,不时的和年轻的服务员聊着天,一切检查完毕后柯总才轻轻的坐在靠门的一把椅子上盘算着今晚的节目。
    六点钟的钟声刚过,柯总就在门口迎来了第一拨客人,对方公司的一些部门领导,寒暄过后,柯总让自己的业务部长配着这些熟悉的客人先上楼,招呼客人中高大的胖部长照顾好大家。然后就毕恭毕敬的站着,不时向远方张望着,看着辉煌楼灯的那端。很快六点二十八,路上的车灯雪亮,一个小小的豪华车队驶来,柯总知道重要客人到了。
    第一辆车是台湾产的林茨停在门的左边,服务生敏捷的过去开门,下来的是那边的公司办公室主任,一个身材适中的眼镜,高声的招呼着柯总;第二辆车是豪华的奔驰停在门口正中,柯总急忙上前打开,对方的总经理,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小伙子,身体显得和那张脸或者说年龄不相符,但是柯总还是紧紧的握着对方的www.shejigogo.com手,“欢迎!欢迎”,对方浅浅的笑笑算是做答;第三辆是别克君威停在后面,服务生开门迎客,“鬼儿子,搞这么大的阵仗”第三辆车上的主人发话了,这是对方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专门管项目,可是货真价实的实权人物,决不能得罪, “感谢领导光临”柯总的声音不大,但很有力,鞠躬到近于九十度的角度,右手优雅的做了个“请”字,然后就带着客人乘电梯去楼顶的旋转餐厅。背后传来清脆的女士笑声,柯总想那是领导夫人,没有多加考虑,人家笑咱的身体和长相吧!谁叫自己生成这个样子呢。
    进得房间,先来的部长、主任们纷纷站起向自己的领导报到和问好,柯总很快就安排好了客人们的位子,让自己的业务部长陪同领导的司机们另开一席。
    当服务生把酒杯斟满时,柯总望着那位总经理笑容可掬的说“老板,开席吧!”总经理说“好,借你的地盘,我们聚一聚,借你的酒我们聊一聊”柯总匆忙的说“别,老板今天请到各位是我的福分,能一起喝酒是我的荣耀!老板,我先敬你一杯”说罢就一饮而尽,然后端起第二杯酒“老板、主任各位领导,谢谢大家赏光,我敬大家一杯,感谢给我这个机会”随着话音酒就下去了。“柯经理,你可是不许我们吃菜呀?”常务副总说话了,“请领导忙用”“今天是周末,大家一定要尽兴,平常都忙,难得清闲一下”柯总说完后看看办公室主任和那些部长们,他们都在等待领导发话,去完成各自的任务,“大家随便,又不是开干部会,不要紧张,好好享用柯总的用心”总经理扫视全场一遍后把目光停在了柯志伟的身上。柯总就只能站起来端着杯子,按顺序的敬着酒,倒出来的是酒,喝进去的可是金钱呀,柯志伟明白这个道理,就一个个的慢慢的盘桓着。柯志伟给业务部长打了个电话,在人们推盘置盏的过程中,业务部长在每个人的面前放了一个资料袋。
    就在柯志伟朦朦胧胧的走了几圈之后,重重的坐在椅子上时,那些所谓的领导夫人们来了,她们端着红红的葡萄酒,隐隐呼呼柯志伟看到的可是血呀,他怕的要紧,可这是紧要关头,一定要雄起,柯志伟颤颤微微的站了起来,一个一杯的喝干了敬酒,猛然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柯总,我再敬你一杯”很是耳熟,好像听过,扬起脸,艰难的睁开浑浊的眼,似曾相识,但是模糊了记忆,柯志伟就是柯志伟,一挥手,又进去了。
    总经理听着吆三喝五的叫声,透过晃动的筷子、刀叉看着柯志伟的样子,心里很是不忍,想着自己的当年,挥挥手,招呼大家撤离,柯志伟心里清楚“老板、各位,不要走,要尽兴,各位回去看看我们的资料,研究一下我们投的标,三千万,可是微利经营呀,主要是为你们服务的,资料就在桌子上”说着就趴在了桌子上,“鬼儿子这么精呀,都那个样子了还记着生意”常务副总顺手拿起了那个牛皮纸的资料袋,大家也都拿起了各自的那份。你掺我扶的离去了,柯志伟估摸了一下,今天一下花去了近两万元,应该会有收获吧。
    当业务部部长送走所有的客人后,把柯志伟送回了家,这时儿子已经进入了梦乡,两人在客厅低于几声“柯总,胡部长说没问题了,就等着签合同吧!”“两个老总对我们很满意,还是柯总有能力,否则叫我不知还要经过多少回合,你就这么一下就解决了”柯志伟微微一笑,轻松了许多说“你也回去了,累了一天,明天还得忙呀”;业务部长临走时说席间有个漂亮的女郎要他转交一张纸片,轻轻的放在了茶几上,就匆匆的离去了。
    柯志伟去了趟盥洗间,用冷水洗了把脸,人精神了很多,拿起那张纸条,看到清秀的字迹“志伟,又见面了,生意很好呀,祝福你,今后有应付的时候给我电话(电话号码),本公司专门负责礼仪、公关、陪酒服务,相信你们业务发展也需要。颜小丽”这么熟悉的笔迹,这么熟悉的名字,难道是她么?
    她什么时候嫁到了那个偏远地区去的,还做了总经理夫人,原来又是一场游戏。柯志伟,进到房间独自躺在床上,关于她的事情,随着酒力不断的发作着。
    那是一个暮春的下午,雨丝胶着柳絮在漫天的飞舞,刚刚送别了妻子的柯志伟心情像天空的云一样沉重,一手牵着四岁的儿子,一手抹着红肿的眼睛,步履艰难的走在街上,儿子还在不停的回头,似乎妈妈还会回来,就这样一走一停的。父子两都在心里还记挂着那个已经永远离去的人,他们的生命中重要的那个人。蓦然,传来一声惊呼“抓小偷”对面母女两紧紧追着一个小伙子,后边还有许多人也在帮忙,就在小伙子经过身边之时,柯志伟猛一伸手,抱住了小伙子,摔下女包,小伙子害讲述外阴白斑的饮食怎么安排怕的哭道“放过我吧,我在也不了”听到哭声,柯志伟松了手,紧紧的牵起了www.queniao.net自己的儿子,小伙子就势跑脱了,追赶的女孩过来捡起自己的包,“为什么放了他呢?”柯志伟不置可否的摇摇头,女孩看看包里,现金、手机、首饰还在“谢谢”这时儿子轻声的说“我要妈妈”女孩看着父子两臂上的黑袖圈似乎明白了什么,和跑过来的妈妈商量了一下,女孩拿出五百元钱,要感谢柯志伟,柯志伟摆摆手。女孩亲热的说“大哥,叫我如何谢你”“人家见义勇为,都不是为钱,你不要嫌少”“妈,你不要那样说,大哥是好人”
    柯志伟牵着儿子慢慢的走着,母女两也跟着走,要过马路了,女孩很懂事的抱起儿子,跟着柯志伟一起向前走去,“大哥,我叫颜小丽,是大学三年级学生,今天和妈妈一起上街买东西,不想遇到小偷,感谢你了”“大哥,你能在帮我一下吗?我想去商店买些东西,我们是外地人,口音不对,坏人要盯着我们,你跟着我们,心里塌实些”柯志伟还想说什么,可是女孩抱着儿子就进了商场,女孩给儿子买了巧克力、玩具和娃哈哈后,就把儿子还给了柯志伟。柯志伟牵着儿子陪着他们完成了采购。路上女孩问清了了柯志伟家住的地方就分手了。就这样原本不认识,也许就是见了面都不可能接近的两个人熟识了。
    第二个周末,女孩就来到了柯志伟的家中,帮着整理家务,还不时逗着儿子,把近来一直零乱的家拾掇的井井有条,同时帮着做饭洗衣;第三周,第四周,一直就这样继续着,家中的生气也慢慢的活跃了,后来柯志伟和女孩一起经常带儿子去公园,女孩和儿子的嬉笑声,渐渐冲淡了丧妻的苦楚,平时柯志伟上班,儿子在托儿所,白天还好打发,可是晚上就难挨了,柯志伟渐渐觉得自己和儿子都不能离开她了。慢慢的女孩走进了他们的生活,也走进了他的心里,父子两都在等着周末,等着那个女孩。
    很快到了暑假,女孩要回家了,由于考的好所以就要庆祝一番,这天又是周六,下午很早,女孩和柯志伟就忙碌着做饭炒菜,女孩还特意买了一瓶红葡萄酒,开始柯志伟俨然大哥哥的身份要求女孩继续努力,不骄不躁,争取作个优秀毕业生,两个人对干了两杯,女孩招呼着儿子吃完饭就去哄他睡了,柯志伟一个人慢慢的喝着,泪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正当柯志伟要哭出声的时候,女孩静静的坐在了面前,“哥,不能一个人喝闷酒,那样很快就会醉的”柯志伟端起酒杯看了一下,又放下了,“哥,我知道你是好人,就凭你对嫂子的这点情意,我敬你!”说完端起杯子就喝了,柯志伟和着泪水喝了那杯酒,感到有点头昏,站起来“小丽,我去给你热菜,你没有吃东西”“不了,哥我陪你再喝一点”本来柯志伟就没有酒量,平常就不喝酒,结婚时朋友们灌的几杯酒叫他醉了几天,今天由于想着心事,不自觉的就喝了起来,女孩又倒满了两杯,“就这些了,我们喝了它,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你还有更好的未来”“谢-谢”柯志伟接过了女孩递过来的酒,手颤抖了一下,人也跟着倾斜,女孩过去扶助了他“哥,我们不喝了”可是柯志伟挥手喝了进去,女孩也喝干了杯中的酒。后来柯志伟就迷糊了。
    第二天柯志伟醒来一看,女孩斜斜的在床头靠着,身上穿的是妻子的睡衣,长发散乱的披着,眉毛弯弯,嘴唇翘翘的,粉白的脸颊上有些许的红晕,脸上有两道泪痕,领口漏出了雪白的颈子,白净的小腿和涂了红色指甲油的玉趾,在黑色衣服的衬托下,甚是好看,柯志伟很想拥入怀里亲吻一番,可是一动之后发现自己:赤裸着上身,下身只穿了一条内裤,他吓了一跳,急急忙忙的去了洗手间,看到了自己的体恤和女孩的连衣裙,上边还是酒味冲天,那是自己昨天喝醉了的成果,“天呀!我都做了什么?”依稀记得昨晚,妻子回来抱着自己,两个人不停的热吻,难道?越想越怕,打开水龙头,柯志伟洗了个冷水澡,穿好衣服,收拾着桌上的东西。猛然,女孩走出了房间,“啪”一个盘子打碎了,当柯志伟弯腰下去的时候,女孩正捡起地上的渣子,不合身的衣服领口摊的过大,不小心看到了女孩的胸部,柯志伟脸红了,女孩也陷入了枯境,女孩扑到柯志伟的怀里,脸深深的埋了下去“昨晚把人家抱的那么紧,吻的那么久,现在却这样”“哦――”柯志伟不知该说什么了,紧紧的把女孩搂在怀里。
    后来女孩又在柯志伟家中度过了一周,专家详解无痛人流的最佳时间是什么时候都是和儿子住在一起的,然后就回了老家,两个人约定毕业后完成他们甜蜜的事业。再后来,女孩在周末和节假日都会来这个家,他们过着既是兄妹,又像夫妻的生活,后来儿子都把小丽叫阿姨了,他们都等着那一天。
    转眼到了毕业前夕,他们去了女孩的家里,女孩的父母热情的接待了他们,也都喜欢他的儿子,但是当他们给父母提出婚姻的时候,父吃水果治疗牛皮癣方法的用处有多大母都在坚决的反对aocooo.com,说年龄相差太大,其实柯志伟这时也就三十岁,而小丽已经二十四岁了,又说有了一个儿子,今后不能生育,虽然他们一再辩解,父母就是不听,母亲竟然这样说到“你柯志伟做好事难道就是为了娶我家女儿呀”“你这不是乘人之危吗?”柯志伟感觉无地自容,牵着儿子你开了颜家,抱着哭泣的儿子乘车离去,流下了痛苦的泪水。回到家中,柯志伟坐立不安,给儿子做了晚饭,看着儿子孤单的身影,心里想请问北京哪里有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起了妻子的面容,拿起妻子的遗像,又出现了小丽的身姿,毕竟有过一段亲密的时间,哄着儿子睡去后,他静坐在窗前,看着天上的明月,想着自己的日子。“砰砰”有人敲门,门一开, “哥”女孩甩下简单的行礼,就扑进了柯志伟的怀里“哥,我爱你,不管谁反对我都爱你”两人相拥着进入了房间,女孩缠在他的腰间。“哥,你喜欢我不?我今天就嫁给你”女孩痴痴的望着,眼里蓄满了眼泪,柯志伟热情的吻着这久违了的香唇,除了妻子,她是自己吻的第二个人,也只是第二次吻她,所以即动情也热烈,冲动之下两人就作了只有夫妻该做的事。第二天醒来时,女孩已不在,枕边青丝还有缕缕青丝,余香犹在,柯志伟收拾床铺的时候,发现了床上的血迹,那是女孩的初夜奉献,也就是说上次没有了,这时柯志伟才原谅了自己,可是她又去那里了,这一切又为了什么呢?接着一段日子,没有来了他想她,儿子也经常的念道。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2019.1.20 12:04 PM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