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sh

 找回密码
 申请帐户
搜索
查看: 0|回复: 0

老太爷回乡的故事 [复制链接]

名望
0
金币
14673
发表于 2019.1.13 07:30:50 AM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太爷回乡的故事
      
   
    一
    七五年关中平原初夏的一个早晨。
    火红的太阳从东方地平线上冉冉升起,霞光万道,把田野村庄房舍照的通红透亮,宽阔的渭河水浩浩荡荡向东奔流,发出欢快悦耳的响声,阳光在奔腾的浪花里闪金亮银。乡间小道两旁的麦田一片连一片,大地像铺着一块黄中见绿的地毯。远处不时传来机车的汽笛声和农民吆喝牲口声,关中平原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经过一天一夜旅途颠簸,志明老汉可真有点撑不住了,随着列车有节奏的颤动,他似睡非睡,眼前时而掠过喧嚣热闹的城市街道,时而又是鸡飞猪嚎的农家院落。“老大爷,王村车站到啦,您快准备下车吧”!随着女乘务员轻轻地亲切呼唤,他一惊,睁开眼睛,左嘴角的口水顺着下巴流了下来,他急忙掏出手帕擦了擦,这才站起来取了货架上的行李。列车喘着粗气停在站上,老汉背着行李随着下车的人流出了站。瞧,老汉今天多精神,上身铁灰色的的确良对襟褂子,0sc3e.jzxyw.cn下身黑咔叽裤子,两个裤脚扎得整整齐齐的,浅灰色的尼龙袜子,白塑料底黑条子绒面料鞋,还真像回事,这就是安乐村大名鼎鼎的老太爷。
    说起老太爷,安乐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提起老汉的大名   他的父亲在旧社会是个烟鬼,老祖宗留下的家业,从他的鼻子孔一股一股地冒完了,最后连老婆也卖到旬邑,不久他也一命呜呼,客死他乡,一家人就剩下小志明孤苦伶仃,沿门乞讨,9 岁就给人当长工。好不容易解放了,这时志明已是三十出头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夫妻俩憋着一股子劲,想用自己的一身好苦换上几天顺心日子,又怎奈天灾人祸无情,妻子因过度劳累,病倒多年不起。志明没有松气,仍旧拼命干活,又东挪西借,关于无痛人流是否是真的无痛想方设法给妻子寻医求药,一个心思想保住恩爱家庭,怎奈病魔无情,终到底夺去了他家顶梁柱的命,留给他的是三儿一女和千元之余的债务。
    中年丧妻,这在人生道路上是多么大的痛苦啊!但硬汉子没有失去生活的勇气。为了儿女们,他没有再续娶,而是起早摸黑以坚强的毅力和结实的身板,怃儿养女,还人帐债。打胡基(土坯)、见个日头能打七八百块 ,给人帮忙盖房子,一丈多高的架,他连撩百十个胡基(土坯)不歇气,往架上撩泥,总是围着好多人给他喝彩,还耍什么“老鳖晒盖”、“鹞子翻身”等花样。用架子车拉煤,来回一百多里路程,总是当天赶回来,路上连三角钱一碗的烩馍也舍不得吃……。拼命、挣扎,硬是拿苦换甜,三个小子一个赛一个,女儿也七八岁了,犹如久走夜路忽见灯光的人,志明眼亮了、心热了,觉得有希望,有奔头了。
    然而,天长日久,即便是钢是铁,磨得久了也会变细的,何况人呢?他发红的双眼渐渐的深陷了,脊背上多了个大锅(驼背),打胡基(土坯患有规律性的皮肤白癜风如何治)、倒砖坯的重活他干不成了,谁家盖放撩胡基撩泥听不到大家对他的喝彩声了……。他累垮了,手中多了个伴儿   路,没有笔直的,也不可能总是一马平川,就连铁道也偶尔要拐个大弯,必要时还有桥梁隧道,何况人生的路,免不了坎坎坷坷,甚至会跌了一跤又一跤。正当老太爷的上坡日子越过越红火时,老汉遇到了大事。他家门前有一棵两搂粗的大槐树,也不知是那辈先人栽下的,反正当时枝繁叶茂,浓荫蔽日,有一日村上来了几个外乡人,围着树看了半天,找到老汉说想出大价钱买这棵树打船,老汉起初不愿卖,那伙人后来多次上门商讨,老汉终于同意挖树。围着树挖了个六七米直径的大坑,又给树枝上拴了两股绞水的大绳索,全村十几个青壮年都去帮忙把树往倒地拉,在树倒下时他的儿子和儿媳及孙子,被大树枝压倒了,当时一片混乱,大家很快找来工具把被压的人从树枝下往出救,儿子已立北京什么地方治疗白癜风治的好死当场,没救了,孙子和儿媳妇,均被送往县医院,儿媳妇在去医院的路上也咽了气,孙子送医院后,经检查是大腿部骨折。在村邻的帮助下,老汉安葬了儿子和儿媳,将孙子转到了西安陆军医院治疗,老汉强忍悲痛,把全部精力用在了为孙子看病上,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孙子出院了,手术做得很成功,基本没有啥后遗症,家中就剩下这一老一少相依为命了。
    人们常说 ,幼年丧父母,中年丧妻室,老年伤儿郎,是人生的大灾难,这几件事,不知是命里注定还是啥原因,他都碰上了。几经折磨的他   他供养建社上学,这孩子生性聪明,念书各门功课都不错,本来可以继续上学,老汉心思多,怕娃远走高飞,再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到头来还是无所依靠,高中毕业后他干脆不让孙子再念书了,又托人给娃说了个媳妇,不久,老汉寻情钻眼,又给办了结婚手续,把建社拴住了。
    孙子媳妇过门时间不长,就知道过日子了,不是说老tsglg.fengrun.cc汉吃得多,便是嫌老汉不下地,还时不时吊着个脸儿不理他,它能说什么呢?娃娃嘛,和她计较啥哩!老汉忍气吞声,手脚闲不住,摸摸这儿,揣揣那儿,寻着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不知内情的邻居们,开玩笑骂他死不下,干那没多还能带到阴间去?他总是说,做(干)惯了,闲不住,重活做不了,轻活、零星活能替娃娃做的,就尽着力多干些。尽管如此,孙媳妇还是不满意,有几次竟“忘”了给老汉端饭,就这老汉也强忍了,自己悄悄烧火弄点饭吃,啥也不说了。然而天长日久,怎么行呢?矛盾终于激化了。一天吃午饭时,建社恰巧不在家,媳妇就自己擀了面条和小孩吃了,而在面汤里撒了些苞谷面打成搅团给老汉端去了,起初老汉满高兴,端上碗就吃,那缺粮短菜的年代有这苞谷面搅团吃也就不错了,人们还能有多高的奢求呢?老汉吃着吃着,事情出来了,只见小曾孙端着半碗面条不声不响地站到了他跟前,这下老汉惊呆了,两手发抖,两眼冒火,心想活了几十年,啥苦没吃过,啥难关没经过,他都撑住了,而今天这一顿饭,老汉咽不下这口气。
    人常说,兔子急了也会伤人的,何况他是一家之主,就这样让小辈白眼,不当人,一怒之下,当年那种火气就上来了。据说他年轻时有一次和老婆闹事,脾气上来把厨房烧火时坐的木墩子提起来丢在了锅里,整得一家人几天无法做饭,这事一直被邻居们当作笑柄传下来了。而今天这口窝囊气,他虽没有当年那种莽撞劲了,却把左手上端的搅团碗顺手撇出了房门,右手的筷子重重的甩在了桌子上,“嚯”的起身冲出房门,差点跌倒,多亏房门口那棵碗口粗的香椿树帮了忙,他扶着香椿树,嘶哑着嗓子喊:“兰芳,你你你……出来,欺负老汉为啥,啊?”他边喊边冲出了大门,在门口的粪坑旁被粪块绊倒了,就势坐在地上。他这一闹腾,汗渍渍的白土布衫子和黑土布裤子上,沾上了粪坑边的柴草渣子,粪沫子,两只布鞋只有一只挂在脚上,另一只张着大口躺在一边,静静的望着老汉。老汉双眼紧闭,高高凸起的颧骨上挂着泪珠,尽管这时村中已有几位上了年纪的人劝老汉起来,但只能听到他大口大口地喘气声,始终不肯挪动一步,口里还有一声无一声地骂着:“建娃两口不……不是人,见不得老汉吃……吃,哎约!” 嘴里的白沫顺着嘴角两边不停地往出挤。村上的人扶的扶,拉的拉,把老汉送了回去,可那孙子媳妇,却一直钻在房子里不出来,几个老人劝他给老汉道个歉,好说赖说,碌碡也压不出个屁。
    老汉在家呆不成了,下决心去找两个远在外地工作的儿子,临行前,他请人先写信给三儿子打了招呼,儿子很快就回了信,汇了路费,请他白癜风有什么办法治疗来住。他在三儿子那儿住了七个多月,又在二儿子那儿住了一年多,老汉的老毛病又犯了,用他的话说就是:“咱这贱货享不了福,手闲了就发痒痒。”他觉得住在城里,娃们都忙着上班,自己无事干,闲着怪不美气,还不如在老家帮孙子干些家务活。转眼又一想,这出门容易进门难,自己一气之下出了门,现在又不明不白的回去,老脸往哪儿放呢?
    正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孙子建社来信了,给他回话、认错,说他和兰芳把爷爷气走了,只怪他们年轻无知,很后悔,请爷爷大人不记小人过,回来后一定好好孝敬爷爷……。老太爷再也呆不住www.fashuo365.cn了,在城里虽百事如意,但他实在想那天真顽皮的小曾孙呀!儿子强留不住,只好让他先回去看看,不行的话再来,临行前怕他回去寂寞,还给他买了台红灯牌收音机。
    经过一夜长途旅行,现在呼吸着夏初早晨的清上海市中医院新空气,老汉心旷神怡。麦穗儿在微风中频频点头,好似问候久别归来的主人,又像是给老汉报喜,他情不自禁,放下行李,胳膊一揽,将一簇麦穗抱在臂弯,好像抱着顽皮的小曾孙,久久不愿松手……。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2019.1.23 08:29 PM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