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sh

 找回密码
 申请帐户
搜索
查看: 0|回复: 0

好好的路. [复制链接]

名望
0
金币
27759
发表于 2019.1.13 06:03:01 AM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的路.
      
   
    在刚刚从梦中醒来的城市里奔跑,是件很惬意的事。而且会让他的身心格外放松。
    他叫新,是个作家。虽然年轻,可是却非常有名气。父母都在国外定居,他不愿意去,一直一个人生活在家乡。日子过的简单而平静。
    这一天是周末,应朋友的邀请,新参加了个聚会。快结束时他才明白朋友为什么拉他来,其实是想给他介绍女朋友。望着一个个打扮艳丽动人的女孩子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尽管他不知道自己想遇到一个怎样的爱人,可他清楚这里没有他要的。
    站在酒店二楼的大阳台上,新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这夏日里喧闹的都市。万里无云的天空,灰头土脸的高楼大厦,拥挤不堪的马路和疲惫而忙碌的人群。
    其实他明白,自己一直在不停的寻找着什么,是生命存在的价值?还是人生中的理想呢zgsakesi.com?他真的不知道,只是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他脚步不停下来,总有一天他会遇到那个他在寻觅的东西!
    不知什么时候,聚会已经结束了,朋友杨把客人都送走了。然后带着一对母女来到了新的面前。只不过那女儿是坐在轮椅里的。
    “新,我给你介绍个朋友。”杨微笑着说。“这位是梁阿姨。我母亲的老同学。这是她的女儿,叫好好。她今年二十二岁,是个特别可爱的小丫头儿,她很喜欢你的作品,所以今天我特意把她们也请来了。”
    新很客气也很礼貌的和梁阿姨握了握手。“阿姨,您好!”
    “你好!”梁阿姨温和的笑笑。
    “你好。”新向女孩儿伸出了手,嘴角挂着一抹深深的笑意。
    好好迟疑了一下,然后伸出了手。
    握住她手的一瞬间新的心里一震,那手的皮肤是柔软的,可筋骨却是有些僵硬的。
    见到他是如此的表情,杨说:“好好是个有残疾的孩子。不能走路,也不能说话。”
    新了解的点点头。“好好?这名字真好。”他笑道。“有什么特殊含意吗?你可以用手语和我说话,我看得懂的。”
    好好瘦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她虽然不漂亮,也没有甜美的声音,可她却有着一双透明的,无比纯洁的眼眸。而透过她的眼睛,你能看到一颗更加纯美的心。“你好。很高兴能见到你。”她用她的双手说。“我特别的喜欢你那篇<<发现生命>>。”
    “哦?”新有点儿好奇了。因为她提到的那部小说喜欢的人并不多,而且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爱看它。里面的哲北京治疗晚期白癜风哪家医院好学意味很浓。年轻的女孩子是不会读它的。“我们能到楼下的花园儿走走吗?”他邀请她。她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同意了。
    于是新推着好好来到了楼下的花园里。漫步在花丛中,新和好好聊了许多,他发现她很爱好文学,她不仅聪明伶俐,还非常的乐观。
    难怪她会叫“好好”,或许她的生命是不完整的,可她有着一颗美好的心灵。
    “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我们生活在发达的时代里,拥有着很多前人想也想不到的东西。可却总有莫名其妙的忧伤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中萦绕不去。究竟是为什么呢?还有,一个拥有着健康身体的人,他的心理却是不健康的,经不起任何打击,或者根本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新望着天边的云霞,若有所思的说。身旁飘飞着一朵朵已经散开了的蒲公英。
    好好想了想说:“这算不算是现代人对生命的一种追问呢?只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相对很和平的国度里,物质和经济飞速的发展,而精神上的东西,却在一点点的退化,变质。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演变,才能再一次的振作起精神。”
    好好的话大大的震撼了新,他没想到她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会如此深刻。
    这是个怎样的女孩儿呀?阳光下新望着好好纯洁的脸庞,默默的,模糊的想......
    黄昏里,好好静静的坐在沙滩上眺望大海。柔柔的海风轻抚着她的长发,而她的眼里是浩瀚的大海和飘动着火红色晚霞的天空。浪花在她脚边一波一波的开开落落,潮声在她耳畔时高时低,如同一个爱她的男孩儿在唱一首深情的歌。
    从出生那天起,她的生命里就注定了没有“语言”和“行走”的词汇。可是很无奈,她逃避不了这残酷的现实。只能让自己更加坚强的活着,直到死亡!
    好好常一个人来海边,她喜欢在这里想心事,喜欢听海潮声。
    前几天和朋友出去玩儿时,萍开玩笑说:“好好,你就答应亮吧,他对你多好啊!”
    其实好好不是不知道亮的心意,她也被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而感动,只是她一直在想,两个有着同样遭遇,同样缺陷的人,走到一起那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呢?生活是真实而复杂的,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在一起只是痛苦的话,那么不如不往前迈那一步,所以才迟迟的没有答应亮。
    天渐渐黑下来时,好好摇着轮椅回到了市区。在华灯初上的街头,她默默的前行着。
    夏日的夜晚,街道上有些吵,有些纷乱,人们来往匆忙,汽车的喇叭声不绝于耳。
    有些人的脸上挂着“麻木”二字,你根本看不出他的年龄。有的人虽然年事已高,
    可是眼睛里依然跳动着活力。还有的人目光苍老,而他的面容却如同太阳花开放时一样灿烂。
    一瞬间,好好茫然了。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间啊?我的路究竟该怎样的去走呢?
    办公室里很安静,静的可以听见好好轻微的呼吸声。
    新拿着一份报纸,坐在转椅里漫不经心的翻着。
    一个月前他把好好介绍到杂志社,给自己做助手。工作很简单,就是每天帮他整理一些文稿和读者来信。她也很喜欢这样的工作,所以做的挺顺手,挺开心的。有空时,他们会一起讨论一些文学方面的话题,或者谈谈彼此喜爱的音乐,修改思路不准确的文章。
    好好的性格就如同湖水一样,柔和而透亮。这让新喜欢的不得了,也万分的珍惜。
    “好好,明天秋游,你也去吧。”新对在看材料的好好说。“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他放下报纸,平静的注视着好好的脸。
    好好默默摇头。她打手语说:“不去,挺麻烦大家的。我还是在家看我的书吧。”她迎着他的目光可爱的笑着。“祝你们玩的愉快!”
    新仍不放弃:“是去你最喜欢的海边,离你家很近的,就去吧,好吗?”
    “除非你给我带个嫂子来!”她坏坏的逗他,眼里闪烁着很动人的光彩。
    新在那儿愣了片刻,然后问道:“你觉得我应该找个什么样的爱人呢?”
    她想了想,回答说:“那个人不一定有钱,但得可爱,不一定漂亮,可是她得爱你。”
    新没再说话,只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经过的路,快乐时少烦恼多。
    经过的爱,情深意浓缘分薄。
    望着稿纸上的这句话,新无奈的摇摇头。他已经很久没写这样的东西了,真的是很久了。
    离开书桌,他走到了窗前,看天上浮动的白云,听秋蝉的鸣叫。
    “怎么了?一肚子心事似的。”杨问道。
    新淡淡一笑说;“没什么,大概是你带来的消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天啊,你不是喜欢上她了吧?”他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说要把结婚的事告诉你时,好好一愣呢!也是的,你们俩的兴趣,爱好,脾气都那么相同,彼此喜欢也很自然。”
    “最近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人与人之间有一种情感是很奇妙的,它比爱情浅,但是却比友情深。我无法用怎样的一个词来定义它。”
    杨忽然有些明白了,假如好好是个健健康康的女孩子,也许就不会像新说的那样无奈了吧?
    ......
      
    好好抱着缠着厚厚的纱布的左手,脸色血白,手脚冰凉,非常无助的倦缩在墙角。任谁敲门,她也不开不应。她完全把自己给封锁起来了,可怕的是眼里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的。单薄的身体也在不停的发抖。
    一直等在门外的新,默默的走进了她的小屋。
    好好的房间里明亮而整洁,很简单的摆放着书桌,衣柜,书架,椅子和一张单人床。四壁是水蓝色了解髌骨骨髓炎的症状的,窗帘是浅粉色的,热地板是木色的,整体的感觉很符合好好的性格。
    她依然倦缩在原地,脸深深的藏在乌黑的长发里。
    “你把我和杨吓坏了,你知道吗?”新一步一步的走近她,“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永远不会做这种傻事的女孩子,因为你总是那么的温柔,快乐。”他看见好好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便脱去自己的外衣,然后披在了她的身上。
    好好仍然没反应,只在那里发呆。
    “你还那么年轻,为什么要选择走绝路呢?你还有我们这些朋友,都可以帮你的啊!”新伸手把好好的头发分开,让她和自己都能看见彼此的脸。“好好啊,你说句话好吗?”他说。
    静静的,好好眼里有了神情,但是仍看不到希望,只有绝望。“我的明天在哪里?”她问他。“你能给我一个答案吗?当你看到一个亲人对另一个亲人恶语重伤时,当你注定是别人的一个包袱时,当你明白今天家里的一些不幸是因你而起时,你还能心平气和吗?”她非常难过的哭了。“面对这一切,你能告诉我,人群的方向究竟在哪里吗?”
    “人群的方向就在你心里。人活着的过程就是在不停的寻找,也许我们一生都找不到答案,但是应该感到庆幸,因为我们活过这一回了,不是吗?你那么聪明,怎么会不懂这些呢?”新轻言细语的开导着好好。
    好好扶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新忙上前把她扶坐到床上。
    在床边上,他们专家介绍郁金银屑片的作用都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彼此凝望着彼此......
    经过了一些事情之后,好好成熟了许多,回首间,她忽然发现她和亮之间还存在着一些问题。虽然说她和亮都出生在很普通的家庭里,可对于一些事物的看法和理解却有着相当大的差距。和亮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她越觉得同他和不来,最让她受不了的是;亮非常的计较,甚至有点像女孩子一样。尽管好好sh.g9.cn是个女孩子,但她喜欢大气的人和事,就连她喜欢的文学也是一样的,总是爱看那些大气磅礴的作品。她更不愿意把自己思想局限在一个狭小的世界里,可亮似tsglg.fengrun.cc乎永远在他最为在意的圈子里打转,不往外看,不从里面往外走,这令好好很是苦恼,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她必须慎重从事。
    冬天就要来临时,好好的一部中篇小说获得了一个全国性的文学大奖,她得飞赴遥远的海南去领奖,还要参加一系列的活动。这一去就是两个多月的时间,亮的父母想让好好举行完婚礼再走姜吉昌。其实谁都看得出来,新非常喜欢好好,处处关心着她,照顾着她。凑巧的是,他是好好的颁奖嘉宾,所以他会同她一块儿去海南。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2019.1.23 08:32 PM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