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sh

 找回密码
 申请帐户
搜索
Sevsh Forum Pro Game Space 剑山
查看: 0|回复: 0

剑山 [复制链接]

名望
0
金币
14675
发表于 2019.1.13 04:22:53 AM |显示全部楼层


   
   
    剑山
      
   
    剑山,专门培养一流的剑客。江湖上凡是想学剑的必定会到剑山拜师学艺。因为拜师的人太多,剑山没有那么多的床位,只好设置了一个考试,专门考察考生学习剑术的潜力和资质。几十年的优胜劣汰,剑山几乎集聚了所有的剑术高手。可是天才和疯子只是一线之隔。从剑山下来的都是一流的qffa.www.jzxyw.cn剑客,有的人成了江湖上的剑侠,有的就成了江湖上的剑魔。同门相残的事时有发生。尽管如此,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每年到剑山来考试的人依然很多。至今已经有八十年了。剑山的第五代大师傅,也就是剑山的头,在十年任期届满之后,有感于剑山的考试过于激烈,过不了剑山的考试的人就只能回家种田,许多资质不错的人就此埋没。于是他就在剑山的山脚下造了一座庄园,专门收留那些考试失败的人,让他们在庄园里继续练剑准备参加来年的剑山考试,大师傅有时还请那些在剑山学艺的剑客到庄园里来授课。过了二十年,庄园在门口挂了一个剑庄的牌子,开始收徒授艺,徒弟多半是考不上剑山的人,也有一些专门到剑庄学剑的人。
    尽管剑山上的人仍然占据江湖剑客排位的榜首,但剑庄里也会有一两个精英成为剑术高手,可以与剑山的人争夺天下,剑山不再是江湖上唯一的剑客培养地。
    八月中秋,又是剑山一年一度的考试日期了。剑庄的大师姐虚坐在花园里,看着天上的明月,耳朵里偶尔传来剑山上刀剑相撞的声音。
    “大师姐,怎么还坐在这?”
    虚回过头一看站在身后的是去年才进来学剑的小师弟,师傅给他的剑名是待。
    “待师弟啊,这么晚还出来,被师傅看到要骂了。”
    “没关系,大师姐你在这儿干什么?”
    “明师弟和冷师弟已经上山三天了,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们不会有问题的吧。师傅不是说他们两个功夫已经超过一般的剑山徒弟了嘛。”
    “嗯,应该没问题的。对了,待师弟,你还有两年也要上山考试的吧。”
    “我,不知道啊,可能吧”
    “你进步很快,资质也不错,为什么不去呢?”
    “大师姐这么厉害都不上山,我怎么行嘛。”
    “你还有两年的时间,到时候一定会超过我的。”
    “是吗?”待不好意思的摸摸头。
    “好了,快回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练剑呢。”
    “大师姐,你也早点休息吧。”
    虚朝他笑了笑。她看着待师弟走回卧房,她想起师傅说起待时那种难以抑制的高兴。师傅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高兴了。她知道剑庄又将出一个精英了。可是这个精英也许会被剑山给抢走吧,虽然他现在还没决定。可是比起剑庄,剑山的名号实在是太大了。有些人到现在还把剑庄当成旁门左道。
    她闭上眼聆听了一会儿山上的声音,就回房了。
    三天后,虚正在场上带领师弟师妹们练剑。老远就听到明和冷的大嗓门。
    “考上了,考上了。”他们俩一路小跑冲进场。
    所有的师弟师妹都停了下来,好多人都朝冷和明走去,朝他们祝贺,询问着考试的经过。冷和明也是眉飞色舞的说着。虚远远的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朝他们淡淡的笑着。
    而遥,艳,电那几个永远和大家不太和谐的人都抱着膀子站在一边看着。虚有些担心的看了看他们。遥斜着眼睛看着冷和明,撇着嘴挤出两个字:“叛徒”
    可是这轻轻的两个字还是被明和冷听到了。
    “喂,你说谁呢?”火爆的冷头一个冲到遥的面前。
    “谁答应就是谁啊。”电在旁边讪笑着答道。
    冷和明都火了,说:“有本事就上山考试去。”
    “哼,那种也叫考试,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罢了。”艳在一边搭腔。
    “游戏,有本事考上了来找我单挑啊。”冷朝她挥了挥拳头。
    “你们俩别这么得意,别以为考上了剑山就能当上大侠。”电在一边叫嚷着。遥还是冷冷的看着他们。艳叉着腰,指指冷和明,接着说道:“你们考上了,可要用十二分的力量去练剑哦,不然将来在江湖上被我这个剑庄出身的打败可就丢脸咯。”
    “我们现在就比,看谁更厉害。”冷拔出了剑。
    “够了,你们俩都给我住手。”虚挡在他们中间。
    “大师姐,这都是他先挑起来的。”明对着虚喊道
    “虚,别多管闲事。”电轻蔑的看了看她。
    遥瞪了他一眼,说:“行了,一人少说一句。”电别过头去。
    “大师姐,别拦我,让我跟他打,让他看看通过剑山考试的人的本事。”冷挣脱虚的手要冲上去。虚拉不住他,要是在平时冷会听她的。
    “你们在干什么?”背后一声威喝。
    “师傅。”所有的人都低下头去。
    师傅看了众人一眼。场安静的有些闷,师傅说:“冷,明,你们跟我来。”
    “是,师傅。”冷和明跟着师傅走了。
    风波终于平息了。虚心里却有了些许难过。
    这时,二师兄越走了过来说:“没事吧。”
    “啊,我会有什么事。”虚笑着说道。
    “冷那个小子,考上了剑山就拽起来了。”
    “没那回事。”说完,虚就回房了。越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
    遥,艳,电则没事人似的还是站在一边。艳轻蔑的看了看虚说:“我可不要象她那样。”遥则一直看着天。
    深夜。虚在自己的房里,看了看这个住了五年的房子。那把剑也用了九年了。这时有人敲了敲门。虚打开一看,低下头,说道:“师傅。”
    “你跟我来。”
    到了师傅的房间,虚低着头,恭顺的坐在师傅面前。
    “虚,明年这个时候你就在剑庄待了十年了。”
    “嗯。”虚心中有些害怕。
    “你想过今后的出路吗?”
    虚没白癜风能医治好吗有说话。
    “十年前,我看你的天资聪颖,把你收在剑庄,是希望你能够功成名就,可是九年了,你却始终待在剑庄,你的功夫虽然是剑庄里最好的。可是你的师弟师妹们都已经出去闯荡了。你的功夫还可以超过他们吗?明和冷又要上剑山了。等他们出了师,你还能比过他们吗?”
    虚还是沉默着。
    “唉,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肯上山考试呢。难道你也认为剑庄的人和剑山的人是死敌吗?要知道当年太师傅创立剑庄就是为了收留考试失败的人,给他们一个继续考试的机会。”
    “不,不是的。”
    “那你为什么从来不去考呢?你既不去考,又不出去闯荡。象遥、艳他们剑术不好,可是飞镖,法都是一流的,将来也肯定能出人头地。可是你呢,除了剑术好,别的都不行。”
    “我也不知道,也许当年您看走了眼吧,”虚低着头,轻轻的说。
    “唉,你这样将来终究是个三流剑客,可惜你这练武的好身子啊。”
    虚又一次沉默了。不过却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肯说话。
    师傅等了一会,朝她摇摇手说:“你走吧。”
    虚作了个揖退了出来。
    师傅在房间里摇摇头说:“虚啊,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说一句顶撞的话呢。如果你有这样的勇气,你就可以出人头地了。”
    虚回到房里。关上房门,靠着门坐在了地上。她的眼睛里有些湿润了。每年的中秋过后她总会这样坐在门后,以前是为了等在家乡的娘,现在则是为了桃红清血丸效果如何自己的前途。十年前,师傅把她领进剑庄,师傅向众兄弟介绍自己时高兴的表情和现在师傅说起待时是一样的。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师傅说道自己时总是愁眉苦脸的。怎么会这样呢?自己进了剑庄一直都是克勤克俭的练剑,与师兄弟妹们相处也不错。自己是最遵守剑庄规矩的,练剑也是最刻苦的。剑庄里自己的确是大师姐,就算是现在的冷和明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谁知道呢,等他们从剑山上下来就是江湖上一流的剑客了,可是自己却仍bbs.zghcs.com然在剑庄里练剑。这样的日子已经有好几年了。明年就是最后一年了。要不要上剑山呢,还是就这样闯荡江湖,或者放弃剑术呢。想到上剑山,九年前的事情又涌上了心头让虚心里一阵恶心。九年前虚就上山考试了,在现在的师兄弟里可能没几个知道了。那个时候虚才进剑庄一年,虚就和几个师兄一起上山考试了。那个时候很多人都不对自己抱希望。也有很多人对自己充满信心。虚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剑山上的师傅看到自己小小的个子时诧异的表情。头两天考试都很顺利,第三天的对手是自己的师兄药。一年来,虚和药的对决不下二十次,但是虚胜多输少。而在上山的前两个月的几次比试里更是连连胜利。可是那天对决的时候虚却失手了。面对药的很多新招虚不知道如何应对,后来连简单的剑招虚都躲不过了。那天输了。虚并不在意那一场输赢。接下去的那一场虚虽然面对的是强劲的剑山三房的徒弟,可是她赢了。第五天在发布结果之前,剑山的师傅把虚单独带到了房间里,那里还坐着一个和虚差不多的小孩子。剑山师傅坐在布辇上,说:“你们两个的资质都不错,虽然这几天的比试成绩不如那些年纪大的考生,不过我想再给你们一个机会。”
    说完,他拿起一个碗盖说,“你们谁能一剑劈开这个碗盖,我就收他为徒。”
    虚和另一个小孩子都摆好架势,盯着师傅手上的碗盖。虚盯着那个碗盖,看着它离开师傅的手,看着它飞到房间的半空中,看着它落下来。虚很想拔剑,可是她生怕自己不能刺中,一直迟疑着,等待最好的机bbs.taoqu361.com会。结果虚没有拔剑,看着碗盖跌在地上,而另一个小孩虽然拔出了剑可是并没有击中。
    师傅闭上眼睛,然后说:“你们走吧。”
    结果出来了,那个拔剑的小孩子被录取了,虚没有录取。虚收拾包袱回到了剑庄,她对师傅笑了笑。师傅说:“下次再考吧。”很多人都知道虚那几天的比试情况,都为她可惜。可是谁都不知道在剑山师傅房间里的事。虚连师傅也没说。
    就这样九年了。每年的剑山考试,虚都没有去。每次师傅来问自己时,自己都是回答还没准备好,明年再考。没想到一晃眼已经到了第九年。尽管师傅还是不断的问自己,可是虚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淡忘上山考试的事了。她只是每天重复的练剑,每天重复的指导着一个一个刚进剑庄的小师弟,小师妹。忍受着象电和艳那样的人的嘲笑和象冷和明那样的人的轻视。可是时间久了,虚习惯了身边的眼光。有的时候以前的师兄回来看望师傅,自己都会故意的躲着他们。她不是不知道那些师兄都对着自己的背影叹气。可是她习惯了那样的叹气。治疗白癜风哪里好现在连师傅的愁眉苦脸和斥责都习惯了。
    虚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危险的境地了。可是她没有任何要阻止自己落入险地的欲望。她只是重复的练剑。仍然做着剑庄的第一高手。
    第二天的太阳仍然准时的升了起来,虚也照旧的生活着。可是江湖终究不是一汪死水,泛起的波澜就决定了虚和很多人的一生。
    这天虚奉师傅的命令去待的房间找他。可是待不在房间,也没在场练剑。虚直觉的感到待肯定偷偷逃出庄了。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白癜风注意的事项的简单介绍的事。但是终究被师傅知道免不了责罚。于是虚就回答师傅说待受托于厨房的大娘到集市上去了。
    这天虚一直在待的房间门口等着,可是待到了深夜还没回来。虚开始担心了。正想着要不要告诉师傅。这个时候冷偷偷的跑了进来。虚叫住了他:“冷,这么晚了还在这干什详细了解牛皮癣症状病程的三个时期么?”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2019.1.23 08:37 PM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