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sh

 找回密码
 申请帐户
搜索
Sevsh Forum Pro Game Space 历程_0
查看: 0|回复: 0

历程_0 [复制链接]

名望
0
金币
11819
发表于 2019.1.13 04:19:43 AM |显示全部楼层



    

  妹妹的预产期是十月七日,也是一个黄金周呀,妈妈后天应该过来了,内心,按奈不住地有些许的兴奋,或是期待。

    

  又有半年多没有见妈妈了,以为从小就习惯了没有挂念,在外飘泊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对亲人的挂念,是没有任何理由的。

    

  从小,就知道了家里穷,不应该任性,不应该不听话,更不应该姐妹间争吵,可是记忆中的姐弟们,依然是你吵我嚷,然后就是妈妈的唠叨爸爸的沉默,不过一家人,过得很幸福,苦了点累了点,爸妈依然是如此疼爱我们。

    

  妹妹今年22岁,小妹今年18岁,记得妈妈怀小妹的时候我只有5岁,已经有四个子女的爸妈,计生办的人每天都来家里,想把爸妈抓起来,也庆幸每次爸妈也走得及时,而逃过一劫又一劫。5岁的记忆中只有姐姐弟弟我,还有爸爸妈妈,却怎么也想不起大的那个妹妹,原来那年妈妈带着我和弟弟住在了舅舅家,姐姐上学了就寄住叔叔家,而那个妹妹,被送到了姑姑家,爸爸在一个更穷的山里任教,晚上,再走一个小时的山路上舅舅家睡觉,一家人就这样四分五裂了,而家的那个大门,也被封条封着。还记得有一次爸妈出去干活了,我跟弟弟在家里玩,后来有人来家里把房间里的床都搬到了外面,扔得乱七八糟,我和弟弟只是哭,后来傻叔叔把我们带在一个地方躲起来,还告诉我们那些人是坏人,于是,从小,就不喜欢那些人。那一年,姐姐8岁,我5岁,妹妹3岁,弟弟两岁。

    

  在舅舅家的第一个晚上弟弟哭闹着要回家,模糊中还知道那是个夏天,晚上舅妈她们拿着席子在外面乘凉,妈妈抱着弟弟,哭喊着:“妈妈,我要回家。”虽然还好小,但弟弟的哭声喊声却北京中科治疗白癜风极好的医院一直存在心底,也或许从小就跟弟弟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才会一直来跟弟弟的感情最好的缘故吧?

    

  在舅舅家的其它事就不记得了,只记得舅舅打了我一次,因为我不听话欺负弟弟,不知道是不是小孩的天性,比较容易记得被打的事,从小都这样,爸爸打过我两次,过去那么久,在我的记忆里,依然仿如昨天。

    

  也忘记了妈妈是在舅舅家生妹妹的还是回来家里生的,回到久违的家,却是狼籍不堪,爸爸撕掉了那封条,用铁锤锤开了锁,做了简单的收拾,我们终于回来了。

    

  生活如故,只是多了很多人笑我和弟弟,因为我和弟弟都讲着舅舅那边的语言,他们开始笑我们不是村里的人,不过还好小孩都不在意,爸爸也把姑姑家的妹妹接了回来,一家人,终于又团聚了。只是妹妹回来后对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我们总是很恐惧一样,特别是对爸爸,她偎偎缩缩地靠着墙半是抬头地望着爸爸,感觉,好陌生。不过也不只是妹妹怕爸爸,而是我们都一样,其实爸爸是一个很和蔼的人,只是他高大的身子和庄严的神情又显得他如此严肃,他沉默寡言,对于妈妈的唠叨他也只是偶尔的回一两句,他不开口骂我们,更多的时候只是用眼神从我们身上扫过,我们都感觉害怕,这是因为什么,到现在我也说不清楚。

    

  我8岁的时候弟弟五岁,那时的爸爸没有教书了,爸爸常常外出,遇到农忙的时候家里的所有事也只是妈妈一个人做,爷爷一直是住在叔叔家的,只是那年农忙,爷爷在家里帮妈www.myshoucang.com妈收割稻谷。记得一天弟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定要跟着妈妈去田里,正是六月农忙,烈日当空,妈妈不让弟弟去,本来妈妈是想绕道走的,结果弟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去了妈妈的必经路口那里等着她,也没有办法就让他去了。也正是那天上午,给弟弟带来了那个无法挽回的不幸......

    

  爷爷抱着弟弟回来时我看到妈妈托着弟弟的一只手,妈妈的双手全是血,弟弟无力地靠在爷爷怀里,泪还挂在脸上,只是糊地看着他的那只小手,也许,最痛的时候过后就不觉得疼了吧?叔叔帮弟弟的手消了毒上了,那天晚上爸爸才回来,连夜爸爸带着弟弟去了叔公那里治疗。

    

  妈妈说那天弟弟到了田里,一上午都很乖,因为打谷机一边有齿轮一边没有,所以爷爷让他在里面没有齿轮那边玩的,后来牛在田边要去吃谷了,爷爷让弟弟去赶一下牛,刚好他往回走的时候爷爷又离开了打谷机,也不知道弟弟当时是出于什么关节型白癜风的详细介绍样的好奇心,爷爷听到叫声跑过来时,弟弟的右手已经被卡在两个齿轮间了......

    

  那一嶄几乎把弟弟的手掌从中间分开了,四个手指的骨头在中间全部断掉,食指,已经完全没有骨头了......

    

  9岁那年就搬家了,搬了新家的小妹跟当年在舅舅家的弟弟一样哭喊着要回家,只是那时已经是冬天,还记得我搬着一张小凳子跟在妈妈后面,在房子还没有盖好的时候,我经常背着小妹去那里玩,也记得有一次在回去的时候,一个叔叔上山放牛还背着割草的刀,结果滑倒了,那刀在他的庇股上留了好长一条疤。

    

  上学那年已经10岁了,也是那年,小弟出生了,记忆中的小弟是那样的可爱,已经算是长大的我们争着要抱弟弟,家里一下子多了更多的幸福笑声。可是11岁那年,却发生了一件令我终生难忘的事情......

    

  记得那天上午我在上课,已经上二年级了,学校很简陋,三个班级在同一个教室里,也只有一个老师,一个上午就上一节课,也等于上三节课,因为这一堂课里面,老师分别要给三个班级的学生讲不同的课,妹妹去到学校时我正在自习,因为老师正在讲三年级的课程,妹妹从后门探进头来寻找我,跟我说:“姐,家里的蚊帐烧了。”“烧了就不要了。”我只是轻轻地回了一句,可是我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妹妹所说的烧了是家里正在着火,也正好妈妈那天没有走远,及时的扑灭了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农村里的所谓过家家就如走亲戚,我做你妈妈,你做外婆这样的,然后就是过节,我要上外婆家,然后要住在外婆家,晚上的时候就点灯,那时候还没有高压电灯,或是点油灯或是点蜡烛,而那时我们家爸爸装了水电,就是借用水发电。但是家里还agzr.easytou.com.cn是有蜡烛,因为,总有没有水的时候。妹妹说她点蜡烛的时候不小心就点到了蚊帐上,火一下子就旺了起来,她还拿了水去泼,不过她说看到床湿了又怕被骂才会到学校去找我。

    

  那天我被妈妈大骂了一顾,记忆中那是第一次被妈妈这样骂,她太生气了,而我也只是那时才感觉害怕和后悔,也记得一次我在睡觉,朦胧中听到妈妈在跟谁说着这件事,后来就醒了,听到了妈妈在跟别人说这事,然后还是好生气,我躲在被窝里,哭了,那时,真的有那么一种心痛的感觉,痛自己的愚蠢,痛自己怎么就没有脑子。

    

  在这之间,还发生过一些让我难忘的小事,虽然有的已经记不起了,可是被爸爸打的两次,还是很清晰,一次是妈妈坐月子的时候,又是一个农忙,爸爸要我去帮忙,我的手因为在一次帮妈妈弄姜的时候砍伤了,整个指甲也没了,也可能是我懒,也可能是手真的疼,我怎么都不肯去,爸爸就生气了,那是我记忆中他第一次生气,他打了我,拿着小指那么粗的鞭子,尽往我身上打,我就哇哇地哭,我越哭他越打,他越打我就越哭,后来是妈妈救了我,不过被打后的我还是去了田里帮忙收割谷子。第二次被打的就真是冤了,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让我们挨打的那个人。那时候全村人都还没有电灯,而我们家有了电视,是姑姑送过来的,也有了发电机,也有了刚刚说的水电,那时候我们都在看温碧霞和温兆伦演的《还我今生》,而被打的那一天,村里的一个小伙子把我们家的发电机打开了,结果一池塘的水全部流光了,那时也正是夏日,很难积到一塘水,有时候积一天,也只够晚上点一小会,晚上爸爸回来看到塘里空空的,也不管什么三七什么二一就先给我和弟弟两个耳光,我们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见我们哭了,他就更气了,拿起鞭子就打我们,那晚的哭声真凄惨,爷爷和妈妈过来救我们都拉不开爸爸,那一次,更是难忘。

    

  从那以后,我就不喜欢待在家里了,上小学四年级开始,我就时常到别的同学家里,这里住一晚那里借一宿的,又是因为这样,小姨临死也抱着一个遗憾、、、

    

  那天我又在一个同学家过夜没有回家,因为小学四年级开始我们都是要在学校吃午饭,回家也要走路一个小时差不多,而小姨家就在学校旁边,如果那天我回去,妈妈要我带咸菜给小姨的,因为听她说想吃呢,只是我第二天回去时知道小姨去世了......

    

  已经上中学了,也开始了住宿,离开家自己独立,一个星期回家一次,没有丝毫的害怕和不安,相反地,总感觉更喜欢一个人待在外面,说不上什么原因,只是这样想吧?后来上了中专,再后来走出了社会,接触了社会,却没有学会如何了解这个社会和适应这个社会,在迷茫和不措的时候,还好,还有我的家人和我的爱人。

    

  妈妈后天就要过来了,这是妈妈第一次进城,在外的这些年,每每想起在烈日下忙碌的爸妈,内心,总有一丝隐隐的痛,誓要让爸妈早日过上好日子,而又发现自己能做的实在是太少太少。后天就可以见到妈妈了,还可以见到妹妹、小妹、弟弟还有姐姐,有一年多没有见过妹妹了,春节的时候她没有回家,春节后她结婚我也没有回去,弟弟也许有两年没有见到了,或许更久了,记得最早一次广州医治白癜风医院见时他拼命地骂我怎么变得那么瘦,之后就一直不忘打电话给我要我多吃点,多注意身体,姐姐应该也有一年没有见面了,每次都期待六姐弟可以一起出来玩,哪怕只是走走,只是小弟没有过来,还是有club.qingdaozaixian.com些许的遗憾。

    

  还有一个更大的遗憾,是他不能来......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2019.1.20 11:58 AM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