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sh

 找回密码
 申请帐户
搜索
查看: 0|回复: 0

剑舞琴歌 [复制链接]

名望
0
金币
27763
发表于 2019.1.13 01:42:38 AM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长久以来的梦想,梦想能够在深山之中,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我可以舞剑,他可以弹琴,于是琴剑共和,唱着一辈子都不会厌倦的曲子.
bbs.aixuebb.com   
      灿烂的时光永远都不会长久,而动人的爱情,也要经得起长久的别离.
   
      七年的寻觅与等待,在相见一刻,因为重逢而获得的激动,而在失去爱人的那一刻,才明白也许世间真的不会允许完美的爱情与无忧的生活.
   
      所以剑舞琴歌是个梦,一个有些伤心,有些快乐的梦,在曾经的过去,拥有过了真正的爱情,就算是一同免不了命运的安排终于是死去了.
   
      也想必是含笑的吧.
   
      相遇是否将会带来美好的结局,谁也不知道,但他们知道,他们相爱过,相遇过,那就完全是足够了.
   
   
   
    剑舞琴歌
      
   
      
      
    序 剑舞琴歌
      
    “叮!”的一声,清脆的剑器,在月光如水的膝关节骨性关节的预防及治疗夜晚,低声鸣唱着。
    她凝望着血迹从剑身上滑落,亮银色的剑身,在月光的映衬下,反射出无与伦比的夺目光芒来。
    她抬头笑了,清纯美丽的脸庞,绽放着三月春日含苞欲放似的羞涩笑容,在长长的街道上,留下了一道曳长的纤细身影。
    踏着雪白的月色,她飞身消失在茫茫天地间。
      
      
    清澈的流水,缓缓淌过山涧,转过几重山路,山之另一端,更是别有天地,竹制小屋内,传出悠扬清凉的琴声。
    门外站着的客人们,丝毫也不敢打搅此刻屋中主人的闲情雅致,又或者,是他们早就为那动人的琴声所着迷,浑然是忘记了这次来的目的。
    良久,琴声渐渐远去,直到了然无声,门外的客人们才醒觉过来,记得自己尚且有要务在身,其中一个大起胆子,朗声道:“在下等乃是代表昆仑、天山、北海、华山四大派,特此前来恳请山人出世,去对付那魔剑女子。”
    屋内的琴之人,似乎www.forum.hotdl.com在沉吟中,并未有任何回答。
    门外的客人们着急起来,右側的黑衣男子,更是补充道:“三月内,不仅四派中人,而且更多的无辜人,都丧身在她的剑下,恳请山人为了天下苍生着想,就此出山吧!”
    门外的客人还跪在地上,屋内的人却仍旧没有做出任何回答,“叮!”琴声一动,再次奏起了琴曲,客人中有一人识得这曲子的,失声道:“送客曲……这……这,山人难道要赶在下等离开?”
    琴声断绝,门外的客人们个个脸如死灰,知道再求也是无用,颓然站起,长叹着,终于离开了。
      
      
    一 月下剑杀
      
    北海派,广元堂,天色近暮,掌门人顾云风只身卓立在堂中,众弟子都已经离开了,他心中再无牵挂。
    挺拔的身影,落在空旷的堂中,只有徒然的孤独与寂寞。
    他长叹一口气,还是转身坐下了,神色复杂地看向远方,并未有任何人的身影出现,他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觉得有些,失望……
    银白色的圆月高高悬停在夜幕中,晶莹明亮的光芒照在广元堂门口,在那迷人的月色下,赫然站着一名白衣女子,有如鬼魅般,毫无声息地现身。
    顾云风猛然抬头,轻纱任凭微风吹动,几缕青丝飘过美丽绝尘的脸庞,如在雾里,遥远而又朦胧,真实却又虚幻,他同她四目相对,感受着她由内而外的冰冷眼神,不由是有些颤抖。
    白衣女子自朦胧的幻境中,缓步走进堂来,真实的她,更让顾云风心神受到强烈的震撼,这是第二次那么近的看到她,他觉得应该值得高兴,但是再多看她几眼,他觉得一种更强烈的恐惧,将他整个人包裹住了。
    她却只是含着微笑,望着他,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眸中透出别样的神采来,身后的配剑在月色下也有种别样的寒冷。
    “你……”顾云风只说了这一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不知道是月色太过明亮,还是身上白癜风的治疗方法剑光快得无法让人琢磨。等到那柄剑上流淌下他身上的热血的时候,他却根本没有看到,甚至也没有感觉到,那柄剑就已经刺穿了他的身体。
    她拔出了剑,握在她的雪白纤手上,那剑,亮白得同她的手几乎是没有分别。
    顾云风还想说什么,但却只能够呆呆地看着她,看着她,希望能够多看她一眼。
    但是,她却转过身去,在月色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昆仑派,天机殿,在坐的除了昆仑掌门李梦希外,还有天山掌门云烟子,华山掌门楚空问。
    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人。
    今夜的敌人,假如是他们也对付不了的,那么就是叫上再多的弟子,也只能够徒然地增加伤亡而已。
    三人曾经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高手,以往面临过无数的强大敌人,不过,也都已经成为了过去,辉煌的过去,不等于灿烂的将来。
    等待有时会成为一种美好的期盼,但今夜的等待,却只可能是,残酷的折磨。
    李梦希昨日得知了北海顾云风的死讯,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惊讶,命运是注定逃不脱的,而能够做的,只有,镇静地接受,还有,理智的应变。
    所以他飞鸽传书,召集另外两大掌门前来,虽然希望仍旧渺茫,但比之被逐个攻破,三人联手的胜望,当然是更大了些。
    此刻,李梦希端坐正中,面容略有些凝重,神情却不见如何紧张,只是手中茶杯的小小颤抖,多少也是泄露了他内心莫大的恐惧。
    天山云烟子是第一个赶到昆仑的人,向来性子急躁的他,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处在极大的痛苦之中,或许,就是一死,也比这种折磨要好得多。
    他负手在后,看似悠然地欣赏着天机殿的壮观布置,实则却有在掩饰内心慌乱的目的在内。
    华山楚空问向来自负,本来轻易不会同任何人联手,但是自负不等于愚蠢,知道在遇到强大的敌人之时,唯有联合才能够保存实力。
    他淡淡冷笑着,双目看向另外两人,在细腻的观察后,清楚了他们的恐惧,只是觉得既然大家都知道,又何必再多此一举来掩饰。
    在焦急又缓慢的等待中,天色也渐渐暗了下去,殿外明亮的月光,温柔地洒落在天机殿的门前,多少让幽暗的大殿内,有了些灿烂的光辉。
    李梦希的双目注视在月光洒落的地方,而此刻同时,云烟子也恰巧转身望向同样的位置,唯有楚空问,却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在意,但那双眼睛,暗中看向着那美丽动人的月光照耀之地。
    但是出乎三人的意料,等待了良久,却居然什么人也没有出现。
    魔剑妖女,月下现身,杀人无影,来去无踪。
    江湖上盛行的传说,难道这次不灵验了么?
    楚空问刚想放声大笑,突然感觉到背后凉嗖嗖的,有种强烈的刺痛,从背后直接传递到前胸,然美白针如何注射的有谁静脉注射过美白针吗后他看到了明亮的剑尖出现在他眼前,而且是从他的身体上刺出的,他斗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楚空问本来潇洒自如的脸。顿时被恐惧和痛苦扭曲成一团,前胸的剑尖消失了,看着血不住地从胸口流淌而出,他想说些什么,但意识已经在消失中了。
    随后,他直直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过。
    李梦希和云烟子听到重重的响声后,同时转头看去,看到的只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楚空问,他们抬头看看四周,却发现除他们之外,并没有其他人进来。
    月色依旧明亮,大殿中空旷得没有一丝声响。
    惊恐将他们两个完全淹没,云烟子疯狂地拔出剑来,在空中乱劈,大喊道:“妖女!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
    李梦希想要阻止他,云烟子的剑却向他凶狠地劈来,口中大喊道:“妖女纳命来!”
    李梦希恐怕来不及出口提醒云烟子,就将死在他的剑下,无奈之下,只好也拔剑抵挡云烟子凌厉的攻势。
    终于将他逼退几步,李梦希大声道:“云掌门,是我李梦希啊!”云烟子却似乎什么也听不见,举剑再向他劈来,居然用上了他天山派的绝技天龙飞剑。
    天机大殿中,云烟子的天灵剑化身为一条金色的巨龙,怒啸着向李梦希冲杀而来,李梦希无奈之下,默运全身真能,同天机大殿中央的莹光石相结合,形成球形气罩,随后握剑在手,启动昆仑第一神剑寒舒剑上蕴涵的千年寒霜精华,幻化出一道强烈的寒气,试图将那条金龙封闭住。
    两种不世的真能,在天机大殿中开始碰撞,寒舒剑同天灵剑的本体在交击中,碎成片片点点,在金白的光芒里,落在天机大殿光滑的大理石地上,“叮当”声不绝于耳。
    随后那道金光渐渐开始扩散,将整间大殿笼罩住,“轰!”的一声,庞大的天机大殿在两大真能的冲击下,崩塌成了废墟,李梦希和云烟子,一起葬身殿下。
    等到一切都恢复了宁静后,一名白衣女子悠然自得地飘落在那堆废墟之上,月色下,她晶莹如玉的脸庞拥有着惊人的美丽,青丝轻舞额间,只是一双清澈的眼睛里,却只有冰冷至极的幽深光芒。
      
      
    二 玄林困斗
      
    四大门派在三日内均被莫名其妙地毁于一旦,引起整个武林的巨大震动,武林中公认的泰斗少林终于在各派的请求下,决定主持公道,由少林三大神僧出面对付那魔剑女子。
      
    玄踪林,常年为浓雾所覆盖,奇异的是,它的周围各地,并没有任何雾气,唯有此林,千年古木,苍天而立,在茫茫浓雾中,依稀可见它们挺拔威武的树影,在林中婆娑丛生。
    在它其中,其实隐含着少林禅宗一脉的地绝玄罡阵,能够加强阵内少林僧人的真能运用,克制对手的真能,因为少林的地绝玄罡阵本就同少林的真能丝丝契合,重生之道,在于生生不灭,死而后生,至于死地,方能够重归生地,此阵就是依据这个道理而建。
    在林中的三大方位,生位、死位、归位上,分别驻守着少林的三大神僧。宝见驻守生位,宝明驻守死位,而宝聪驻守的是归位。三个位置,都对地绝天罡阵起着莫大的作用。驻守着自身的真能,也对阵的威力,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
    此刻,靠在千年古木粗大的树干上,驻守生位的宝见神僧双手合什,默运真能,同时和师兄宝明、宝聪互生相契,开始牵引阵中真能,来围困住被诱入阵内的敌人。
    三大神僧都口中念动有词:“南无阿弥陀佛……”忽轻忽响的声音中,包含着禅宗佛门无上心法狮子吼的力量。
    随着他们的念语声,玄踪林正发生着肉眼不可视见的变化,微妙在气息真能的引动,难以言说,唯有处在阵中的人本身,因真能受到影响,才会清楚这些细微的变化,并且根据变化,来调整本身的真能,来同阵中相互配合。
    宝见暗暗感觉阵中的变化,随时追踪敌人的踪迹,神天眼展开下,阵中的微末震动,皆逃不脱他神天眼的罩视。
    此刻,他却治疗增生性疤痕需要患者花费多少钱惊讶地发现,阵中敌人发出的真能波越来越弱,几乎已经快到了让他感觉不到的地步了。
    出现这种结果,只会有两可能,一是敌人的真能被地绝玄罡阵吸尽,二是敌人运用更为奇妙的心法控制本身的真能,使其归于无的境界,就算是三大神僧,也将对她束手无策。
    宝见仔细默思了片刻,第二种可能,虽然是存在的,但以她一个年轻女子,要习得如此奇妙的心法,并且能够加以运用,根本是难bbs.shuiyuechansi.com以想象的奇迹了。
    所以北京去哪家医院看白癜风最好,宝见得出的结论是,阵中的敌人,在久困之下,终于耗尽了真能,此刻,应当是他们三个全力出击,阵中的敌人,将再无任何力量进行反抗。
    宝见思至此,运用佛门无上心法,传心至宝明、宝聪,知会二人同他一起,将阵中敌人一举消灭。
    宝见心神平和,由原来的盘腿而坐,改为从容站起,随后,一步一步,跟随阵中的真能变化,向阵中的敌人靠近。
    云雾在玄踪林中漫天覆盖,苍天古木错综地盘立着,宝见只能以神天眼来辨别方向,渐渐靠近敌人,突然,眼前的云雾突然散开一道口子,一道雪白透亮的光芒直射入他的眼中,他尚未感觉到有何殊异之处,就觉得神智开始模糊,林下的绿草,突然变成了鲜红色,而且颜色越来越深。
    宝见身体一软,缓缓地倒下去,才惊恐地发现,原来地上流淌着的,全是他的血,从他胸前伤口流出的血,他怔怔地看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受伤,还没有等到他想明白的时候,宝见神僧已经重重地倒在,自己的血泊里。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2019.1.23 08:39 PM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