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sh

 找回密码
 申请帐户
搜索
Sevsh Forum Pro Game Space
查看: 1|回复: 0

[复制链接]

名望
0
金币
27759
发表于 2019.1.12 11:59:13 PM |显示全部楼层


   
    有编辑要我对此文进行删减,不舍,故拿来此处发表。又有人说此文受了沈从文的影响,才知王朔先生受沈从文的影响之深。敬请各前辈斧正。谢谢!
   
    焚
      
   
      
      
    焚
      
      
      
    炳伸展了四肢,躺在他那稍一动弹就吱咯作响的木板床上,听着外面牛棚里那头岁半的牛犊间歇喊妈的“哞哞”声,满足地笑了。他每年都得四处借牛耕他那两亩多的田,好几次因借不到牛而误了农时,一狠心,拿出娘临死前从墙角地砖下取出用来给他讨媳妇的钱买了这牛犊。炳就把这牛犊当作他媳妇,听着它的叫声快意地睡着了。
    天一亮,炳起来给牛喂了些嫩茅草,然后自己烧些饭吃了,就赶了牛犊到田里去。旁边先来的一个笑着说:“炳,这么急着赶你的新媳妇下地了!今年想是用不上我家的‘白眉’了。”炳一下窘红了脸,慌说:“不行哩,这牛仔刚下地,还不会背轭,这地今年还要靠你家的‘白眉’哩。”两人说着,专心干起各自的活来。
    炳费劲地在还没有背峰的牛犊身上安上过大的牛轭,扬了扬鞭子,那牛犊就拱着背吃力地往前扭着去了,身后翻开一道两寸来深的泛着泡沫的浅沟。可那牛犊很快力怯了,又不习惯背上的牛轭和鼻孔中初穿上的牛绳,就停下脚步,打着喷嚏转过头来求饶似地看着炳。炳很是怜悯它,但还是在它背上轻轻地抽了一鞭,牛犊就娇声哀叫着拖了沉重的犁又踉跄往前扭去。一旁那头叫‘白眉’的血性母牛看不顺眼了,也停下脚步朝炳这边大声地吼了几声,很是为那牛犊抱不平。那牛主见‘白眉’不出力,用手中充作牛鞭的细竹枝扫了它几下,母牛突然昂了头,扬起标志着它身份的奇异的白眉,奋力甩了一下后腿,混着粪肥的泥水溅了他满身满脸。母牛见复了仇,得意地迈开那帮它出了气而立下大功的四蹄磨起了洋工。
    三月的太阳虽不怎么猛,可到了中午,那牛犊还是出了一身的汗,湿瘩瘩的毛拧成无数条难看的小辫粘在身上,炳看着田里那些浅浅的沟子,听到肚子在“咕咕”直叫,觉得那艰难地挪动步子的牛犊是饿了,便想歇了工回去吃饭。这时一个女人提着一个篮子沿田埂走来了。那女人早早换上了春装,胸部越发地高挺了,腰却不盈一握,裤子甚窄,方整的臀部鼓胀欲出,那双修长而有弹性的腿跳跃着走到田头,把盛着饭菜的篮子搁在田埂上,冲正吆喝着牛的那人喊道:“阿根,吃午饭了,也该让‘白眉’歇歇了。”声音脆而不尖。阿根听见,回头应了一声,扶转犁头赶着牛过来了。
    炳一见这姑娘般的少妇就不急着回去了,站在田头喊:“根嫂,给阿根送中饭呀。”
    女人回了头,肥而不胖的圆脸就笑了:“呦,是炳兄弟!拉了牛犊在训?”
    炳见她笑了,忙不迭也笑了说:“是呀,不训熟了,怎么使唤呀。”
    女人就夸那牛犊,说第一次下地就能背轭,不简单,以后训熟了,定会盖了别家的牛的。
    炳慈爱地摸了摸牛犊红肿的背,得意地笑了。
    阿根可就不服了,远远地说:“炳,你咋还不去吃饭,自己饿得住,不能让牛犊也陪着。”
    炳笑着说:“不敢的,我这就要回去了。”说着把牛轭卸了放在田头,牵了牛犊就走。经过女人身边时又问了句:“根嫂,你不回去吃饭?”
    女人应着:“不急,我等阿根吃完,拿了碗走。”眼看着炳笑,手却在那牛犊身上轻轻拍了两下。
    炳走了,却又听到阿根在问:“水儿,现在几点了?”那叫水儿的女人回说:“怕是有十二点半了吧。”炳一听见那女人的声音,不由又回了头向那惹人眼的臀部狠狠地看了一眼,脚下不辩路,竟掉下了田埂,往前冲了几步才被手中拉紧了的牛绳定住了。那牛犊猛一吃痛,叫唤着直往前冲。炳好不容易降服了牛,拉了它往家走,一路跟它谈着水儿,可牛犊不理他,他就狠狠地骂了句“妈的”,不再咕哝了。
    炳回了家,把牛犊关进牛棚,又给他加了料,湖南一公司辣酱菌落超标 董事长:关我们什么事抱了几块柴禾坐到灶前却发起愣来,又想起了那去年雪天才嫁过村里来的水儿,心情就很不好,再没心思烧饭,胡乱吃了两碗冷饭就躺倒在床上。那木板床就很响地呻吟起来。
    好半晌,一声牛叫惊醒了昏昏沉沉的炳。他恨那牛犊扰了他美妙的遐想,欲了门栓去揍它几下,从床上挣扎起来时想到那牛犊是花了他讨媳妇的钱买来的,立时泄了火,瘟瘟地出了门。待走近牛棚见到兴奋不吴玮己的牛犊时,他马上被感染了,心底有一个声音说:我要训你,要把你训得盖过白眉,盖过所有的牛!这么一想,竟激动地抱了牛的头,把脸也贴了上去,牛伸出舌头舔着他的手,象见到母亲一样感动的热泪盈眶了。
    一下午,人和牛合作地很好。牛是异常的听话,异常的卖力,炳觉得这牛好学,也异常温和了。那情景就引得旁边的白眉异常的羡慕,常不惜挨上几鞭驻足朝这边看来。当阿根收工时,白眉站在田头看着那牛犊和炳,流露着慈爱的眼光,脸上一片祥和,怎么拉也不走。阿根笑了,说:“炳,这母牛是看中你了,想多伴你一会哩。”说着拽紧了牛绳硬拉了业已痴迷的白眉走了,没听到炳的回答。
    太阳允许他们收工的时候,人和牛已累得快虚脱了,却都没有歇工的意思,炳倒是心痛起牛来,要牛歇了,把犁和轭自己扛上,领着牛回家。
    先却不回家,领了牛到村头的小溪给牛洗起澡来。牛得了默契,趴下来让炳掬了一捧捧的水浇到它身上,炳也就不厌其烦地洗遍了牛的全身。牛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水,那黄褐色的毛在太阳的迴光里闪闪发亮,腿上的毛从根部往下渐渐变淡,腿弯以下浸在水里的部分竟瓷白如玉。炳珍爱地抚着那玉,心想:阿根家的牛叫白眉,我的牛何不就叫玉足。不行!我的牛应是我家的一口人呢,干脆就叫它玉儿好了。这么想着,就站在玉儿身边,脱下褂子搓起身上的泥球,脸上漾起了一个幸福的笑。
    这一夜,炳的木板床竟没有响。
    炳梦见了玉儿了。玉儿已是一头雄健的大牯牛,它www.chinaktm.com正挥洒着如雨的汗水背着轭低了头往前冲着,身后是一条又深又直的土沟。玉儿休息了,在广漠的草原上悠闲地踱着步,拣那最嫩最可口的草儿吃,尾巴偶尔优雅的甩一下,驱赶着少数不识趣的苍蝇和牛虻,旁边有一头母牛不时用身子蹭一下玉儿,挺风骚的,是白眉。渐渐地,玉儿却又变成如水儿一样的女人了,挺着比水儿还圆挺的,摆着比水儿还丰肥的臀部钻进了他的被窝……炳在睡梦中“嗬嗬”地大叫了两声就醒了,却觉得浑身疲软无力,下身凉凉的,用手一摸,湿湿滑滑的,他不禁热了脸,躺了一会,起床 换了条裤衩又睡。
    玉儿进步很快,但炳还是在得了白眉之助后才种下了早稻。
    种完早稻,人是较空闲了,炳经常就和玉儿单独在一起,或牵了它去吃有露珠的草,或带了它去洗澡,或干脆就让玉儿躺卧在门前,自己则搬条小板凳坐在玉儿跟前抽旱烟,人和牛就成了一副名画。
      
      
    天气渐渐热了,快到中中谷的时候,炳突然身子不舒服起来,老是闹肚子。这天一早就去清理肚子里那些还未成形的存货。良久,平展了苞谷壳正擦屁股,一只见多识广的蚊子知道他即将起身逃离,就不声不响地落到他的大腿内侧,迅速而准确地把它那尖锐的刺吸式口器插进他的肌肉,美滋滋地吸了一大口。待炳发觉时,那只好色的雌蚊已婰着饱满透明且鲜红的肚子,不慌不忙地飞离了他的势力范围了,他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它离了他去享用他的鲜血。窄小而气味不纯的空间就响起一声沉闷的掌击皮肉的钝响。
    炳提了裤子站起来,就从门的上部已破裂的地方看到不远处正有一个浑身穿白的女子走过去,他很是担心:这么早穿这么白,怕是不吉利哩。连我看见了也怕不吉利。赶紧系好裤带要赶上去朝那女子面前吐一口唾沫。
    跟近了,晨光中是细细的腰,肥肥的臀,长长的腿在一款一款地走着,知道是水儿,忙患有白癜风的人治疗的好吗上去笑着说:“根嫂,这么早。”
    不待水儿回答,又说:“根嫂,你穿了这身白衣真好看,就象画里的人一样。”
    女人是经不起夸的,听炳这么说,心里就乐了,喜滋滋地问:“真的!阿根也说好看。”
    炳讷讷地说:“不骗你。”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那白衣下隐现的双乳。
    水儿见他这样,笑笑走了,留下炳一个人失魂落魄似的站在那儿。
    炳回了家,人就特精神,见谁都是笑笑的。身体也竟不觉着有一点点的不舒服了。
      
      
    勤专家介绍郑州哪里整形医院可以美白针价格最低劳的庄户人总有他们干不完的事,连大热的天也不闲着。
    可阿根这天去砍柴就出了事,他爬到一棵老松树上去砍松枝时踩断了一条枯枝,人就从五六米高处摔下,掉在结实的红土地上。待入夜人们找到他时,他已经奄奄一息了,抬回家没到天亮就断了气。
    炳一夜都没合眼。当水儿急急跑来告诉他说阿根还没回家,央他去帮忙找一下,他就随许多人带了火把满山的找。几个小时后,他们发现阿根断了手脚瘫在松树下,肚子也被树枝挂破了,流出体外的肠子偶尔令人恶心地蠕动一下,炳和人们就地扎了个松枝担架,把阿根抬了回来。然后陪着哭成个泪人儿的水儿和阿根的父母及本族几个亲长守着已没知觉的阿根直到他死。
    说来奇怪,炳开始还很可惜阿根,渐渐就全忘了他,惊诧于水儿哭泣时那种超乎寻常的美了。他坐在水儿的斜对面看着她低声抽噎时双肩一耸一耸的,胸部也就随之起伏。水儿没有听到公婆及thwnw.com亲长们的安慰,也不觉察炳在看着她,只是低了头专心的哭,眼睛被不断擦泪水的手弄得红肿,歙张的鼻孔吹开几缕披撒下来的长发,它们却就粘在满是泪痕的凄伤的脸颊上了。这错落有致的零乱使炳有一种想去抚摸的冲动,又不敢冲冒了这份美丽,就让流动的目光去完成本应由他的手去完成的使命,心底深深地为水儿感到惋惜了。
    炳一直没有说话。当阿根断气时,炳探了他的鼻息和脉搏,告诉大家说“他死了”。于是,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整个山村都回荡了催人心伤肠断的号啕大哭声。
    水儿dg.cv.cn本在低低地哭着,听到这三个字,猛地抬起头来,满眼的悲惧,口中“啊”了一声便从凳子上倒了下来,一只脚就搁在翻倒了的凳子上。除了炳,所有的人都已围在阿根床边抢天呼地地哭叫起来了,炳就过来想扶她起来,没有成功,回头对那些人说:“水儿晕了。”又没人应,他大了胆,弯腰把水儿抱起来,却发现没地方让她躺下,只好又放下,让她靠在自己胸前,坐在地上,一夏季推荐的白癜风饮食只手护着她,一只手就去掐她的人中。
    醒了,她并不觉得自己是在他的怀里,抬起空空洞洞的眼睛问:“他死了?”炳点了点头,她的眼神就一暗,泪水无声无息地从眼中涌出,再也止不住。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2019.1.23 08:36 PM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